暗风烧屋子,是怕血无极住的太近对云初玖不利,暗卫花花则是怕自家那个傻缺少主被云初玖坑。

  暗风和暗卫花花两人相逢一笑泯恩仇,暂时算是结成了同盟,再说了,我们暗卫也得有个说话的人不是?!

  血无极为了验证一下自己的魅力,频频撩妹,成天身边围着一群女弟子,有些原本喜欢凤鸣的也改变了立场,觉得新来的这位云初零实在是太有魅力了!只要让他看上一眼,就觉得浑身酥麻,让人心里痒痒的!

  血无极验证过自己的魅力依然很变态之后,开始频频向云初玖献殷勤!

  于是,一些女弟子发现云初玖那小丫头嘴里的啃的果子,不是我送给云公子的吗?

  云初玖手上拿的点心,那不是我早上才送给云公子的吗?

  云初玖手里拿的帕子,怎么这么眼熟,这不是我熬夜绣的吗?

  ……

  众人虽然很生气,但是人家是云初玖那小丫头的哥哥,哥哥送妹妹东西,咱们也管不着吧?!

  不过,这个云初零对云初玖也太好了吧?!怎么没见他对云家另外几兄妹这么好呢?

  还有,云初玖那小丫头居然叫云公子什么无极哥哥?难道这是云公子另外一个名字?

  第二天,有个女弟子就娇滴滴的朝着血无极叫道:“无极师兄……”

  这个女弟子话还没说完,就被血无极一甩袖子摔飞了出去,血无极邪魅的扫了一眼周围的女弟子:“乌鸡是小九妹妹专用的称呼,要是让我听到谁还这么叫,我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迷妹儿们顿时吓跑了一半儿,还是凤鸣师兄好,凤鸣师兄至少不会把我们摔飞了!这个云初零实在是太喜怒无常了!

  远处站着的白墨柔揪着衣角痴迷的看着血无极:“云师姐,那个云初零真的是你们云家的人?”

  云初珊冷笑一声:“怎么可能?我从来没听说我们云家有失踪的孩子!”

  白墨柔眼睛一亮,要真是云家的人,祖父肯定不会同意我和他的事情,但如果不是云家的人,那我就有希望了!

  “云师姐,那为何他会假称是云家的人呢?”

  “哼!肯定和云初玖脱不了干系!没准是那个小贱人的相好的,找了个由头陪在她身边!”云初珊眼睛里满是嫉妒,无论是帝公子还是凤鸣师兄,还有这个所谓的云初零都围着那个贱人转!真是可恨!

  “什么?!云初玖不是前阶段和那个帝公子成双入对吗?怎么又勾当上了这位云师兄?”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小贱人从小就追着你哥哥跑,看见男人走不动道,谁知道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勾搭上了这么多人?!”

  白墨柔听见云初珊如此说,眼睛像淬毒了一般看向云初玖,我一定要让哥哥想办法除掉这个云初玖!

  白墨柔当即迫不及待的就找到了白墨宇:“哥哥,云初玖那个贱人越发的张扬了!咱们散播的那些谣言根本没有对她产生什么影响,你快想想办法吧,要不然等孙伯仲那个老东西出关了,咱们更没有机会对付云初玖了!”

  白墨宇冷笑道:“墨柔,你不必着急!咱们这盘棋要慢慢下!”

  “哥哥,什么棋不棋的!你到底想怎么对付云初玖?”白墨柔恨不能马上除掉云初玖,然后好找机会接近血无极。

  “你觉得咱们以前做的那些都没用?错!不但有用,而且有大用!这就好比温水煮鱼一样,最开始鱼是没有感觉的,等到它有感觉已经迟了!

  现在的内门弟子有很多人对云初玖心怀不满,这些不满就像瘟疫一样,慢慢就连那些真传弟子觉得云初玖与他们平起平坐很不平衡。早晚有一天,这些不满就会爆发,到时候就是云初玖身败名裂之时!”白墨宇阴冷的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