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哥哥,这也太慢了!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再说了,过些日子就要进行四大宗门大比了,万一云初玖走狗、屎、运取得好成绩呢?众人的不满就没有了!”白墨柔恨不得马上就弄死云初玖。

  白墨宇冷笑了一声:“四大宗门大比可不同于上一次的秘境试炼,她不会总有那么好的运气的。再说,或许不用咱们动手就有人会替咱们杀了云初玖!”

  “谁?”白墨柔眼睛一亮。

  “卓飘雨!”

  白墨柔泄气了:“哥哥,你别开玩笑了!卓飘雨虽然前些天和云初玖起了争执,但是我听说在泽兰谷云初玖还救了卓飘雨呢!卓飘雨性子柔弱,人又善良,怎么可能会杀了云初玖呢?!”

  “性子柔弱?善良?墨柔你真是太轻信于表面看到的事情了!一个人再好也会有缺点,但每个人都说他好的时候,那他一定是装的!卓飘雨就属于这种人!”

  白墨宇见白墨柔还是有些不相信,接着说道:“即便卓飘雨不会动手,还有一个人肯定会动手!”

  白墨柔精神一振:“还有谁?”

  “我从火溶洞带回来几株火绫草,前几天炼丹房的丁浪和我闲聊的时候,我假装无意说漏了嘴,他用一瓶聚灵丹把那几株火绫草都换走了。

  据我所知,火绫草除了制成让人猝死的毒炎丹之外,并没有别的用途!我听他的话里话外对云初玖受祁长老的重视很是不满,你说他要了火绫草会做什么?”

  白墨柔高兴的说道:“不用说,肯定是想弄死云初玖啊!哈哈哈!真是太好了!不过,哥哥,如果东窗事发,不会连累到你吧?”

  “我当初采火绫草谁也没有看见,再说,世面上火绫草虽然不是很常见,但还是能买得到的,不一定会询问来源。如果丁浪真的把我供出来,我就说以为丁浪拿去研究药理,谁也不能把我怎么样!”白墨宇早就想好了退路,不管云初玖会不会死,都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哥哥,你真是太聪明了!希望丁浪能争点气,一下子就把云初玖给毒死!这样,我就可以接近云公子了……”

  白墨宇脸色一变:“墨柔,灵华宗谁都可以,唯独那个云初零,你不要接近他!”

  白墨柔一怔:“哥哥,为什么?是因为他是云家的人吗?我问过云初珊了,他根本就不是云家的人!”

  “不管他是不是云家的人,他不是你能招惹的起的!你没发现门派里面的长老见了他都有些惧怕吗?当初四大宗门通缉此人都没抓到他,他肯定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这个妹妹实在是蠢笨的可以,如果不是亲妹妹,我真想掐死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白墨柔被白墨宇阴冷的目光盯着,只好点了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哪有说的那么吓人,我看那个云公子总是笑眯眯的,虽然摔飞了一个女弟子,那是因为她自不量力的叫了什么无极师兄,是她自己活该!

  被白墨柔惦记的血无极正在云初玖的院子里面,嗯,斗地主!

  “花花,你是猪吗?我为什么不用大牌扛着点?又让臭,嗯,小九妹妹赢了!”

  暗卫花花缩了缩脖子,心里简直崩溃的不要不要的,我说我不玩,你非让我玩,输了就赖我,你打的比谁都臭,还好意思说我?!

  血无极输了几万灵石之后,冷哼了一声:“花花打牌实在太臭,下次等帝北溟那个面瘫来了,咱们三个玩!”

  暗卫花花暗想,少主啊,我赢了,云初玖也赢了,就你一个人输,你居然好意思把锅扔到我脑袋上吗?还等人家帝北溟来一起玩,他和云初玖合伙不得把你坑死?!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