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卫花花鼻子也有些发酸,这个小丫头还真是会煽情,说的我这心里头也怪难受的,我们这些暗卫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谁不想自家的爹娘啊?!

  血无极回到自己的住处之后,伤感了一会儿,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不仅没套来小丫头的话,还被小丫头给牵着鼻子走了!真是难缠的臭丫头!

  不过,臭丫头说的话倒是很合我的心意,这个臭丫头倒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难怪帝北溟那个面瘫会喜欢她。

  第二天,血无极依旧找云初玖套话。

  “小九妹妹,昨天哥哥失态了,抱歉!我听说你最开始不能修炼,后来怎么就能修炼了呢?”血无极锲而不舍,再接再厉。

  “我被天雷劈了之后就能修炼了,我这不是雷灵根嘛!”反正乌鸡脑袋也知道我是天雷灵根,告诉他也无妨。

  “小九妹妹,这天雷灵根可是有什么特别之处?”

  “有啊!没有雷元素就不能修炼啊!所以我这灵力一直就停滞不前!”云初玖叹了口气说道。

  “乌鸡哥哥,其实我挺佩服你的!”云初玖闪着星星眼说道。

  血无极一愣,这臭丫头又在耍什么花招:“你佩服我什么?”

  “乌鸡哥哥,你身为血魔宗的少主,家里那么有钱,可是你没有花天酒地放纵自己,而是刻苦修炼,奋发图强,我听男神说,你在天元大陆那也是很了不起的人物!实在是让人钦佩不已!”云初玖无比真诚的说道。

  血无极觉得全身上下每个毛孔都舒服的不得了,恨不得云初玖再说上几句才好:“小九妹妹真是谬赞了!我也就还行吧!”

  暗卫花花脚下一趔趄,我的天老爷啊,我们少主居然学会谦虚了?!这实在是太惊悚了有没有?!

  “乌鸡哥哥,你实在太谦虚了!血魔宗一听就很牛叉有没有?!你身为血魔宗的少主,没有安于现状,而是想要进一步把血魔宗发扬光大,你这么有远大抱负的人怎么不让人钦佩呢?!乌鸡哥哥,你就不用谦虚了!”云初玖闪着星星眼,一脸的崇拜。

  血无极感觉整个人都飘了,这种感觉真是太特么的好了!我的属下怎么就没有一个这么会说话的?!一个个蠢笨蠢笨的!还是臭丫头说话好听啊!

  “乌鸡哥哥,我更佩服的是,你能屈能伸,为了从我这里套取有关男神的消息,竟然能委屈自己做一个小小的灵华宗弟子,真是富二代的楷模啊!”

  “哪里!哪里!我也就……”血无极的话说到一半知道露馅了,又被臭丫头坑了!

  暗卫花花已经无力吐槽了!少主你就长点心吧!几句奉承话就把你忽悠蒙了,直接就被小丫头套出来的目的了,你以后还怎么套话?!

  血无极愣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的说道:“小九妹妹果然聪明伶俐,难怪帝北溟那个面瘫会喜欢你,哥哥我也越来越喜欢你了。”

  云初玖翻了个白眼,这乌鸡脑袋的脸皮可真厚,咳,都快赶上我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