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爬起来看了帝北溟一眼:“在做什么?你没长眼睛吗?我们在喝酒!小白脸,你要不要也来一杯?”

  地上的血无极想站起来,试了几次也没成功,干脆就坐在地上指着帝北溟的说道:“小九妹妹说的对!你个面瘫小白脸!你眼睛瞎吗?我们在喝酒!”

  无论是暗风还是暗卫花花觉得云初玖和血无极这是在作死,帝北溟那脸色阴沉的都吓死人了!天啦噜,帝北溟不会把我们少主直接拍死吧?!

  帝北溟一脚把地上的血无极踹飞了出去,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暗卫花花:“滚!看好你家的蠢货主子!要是有下一次,本尊杀了他!”

  暗卫花花哪里敢说个不字,一溜烟儿似的跑出去找血无极了,天老爷啊,帝北溟这一脚可够狠的,也不知道我家主子被踹到哪去了!

  帝北溟一把拎起云初玖的后衣襟,云初玖就像被人拎着壳的小王八似的,不停的挥动手脚:“小白脸,你放开我!我还要喝酒!我还要和乌鸡脑袋喝酒!你个傲娇货!你要不放开我,我饶不了你!我要扒光你的衣服,画你的果体画,拿出去换灵石!”

  云初玖说着,就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来一摞画:“哈哈,瞧一瞧,看一看啊,美男的果体画啊,每张只要两千灵石,两千灵石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帝北溟一把抢过云初玖手里的画,好嘛,居然真的都是自己的果体画,虽然关键部位被一些物品遮住了,但还是让帝北溟火冒三丈!

  帝北溟把画收进自己的储物戒指,把哇哇大叫的云初玖拎进了屋子里面。

  暗风擦了擦额头的汗,九小姐,你这是作死啊,我们尊上这次肯定不会轻饶你的!你的胆子也太肥了!不但和血无极喝酒,还摔到一起去了!最要命的还当面叫我们尊上小白脸!还要卖我们尊上的果体画,你真是花样作死啊!

  帝北溟把云初玖往床上一丢,然后一挥手,云初玖发现自己动弹不了了!这货酒壮怂人胆,顿时就骂开了:“小白脸!你放开我!要不然等我能动了,我饶不了你!我不就和乌鸡脑袋喝了几杯酒吗?你至于吗?你个小心眼!”

  “你总是欺负我!还说什么以后都听我的!狗屁!你不给我灵石不让我看话本,现在还不让我和乌鸡脑袋喝酒,你个大变态!你说话不算数!”

  “我给你发传声符,你给我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说,你是不是被那个小妖精缠住了?”

  帝北溟气的额头的青筋都崩了起来:“黑东西!你给我闭嘴!哪有什么小妖精!如果有,也是你这个不省心的小妖精!”

  云初玖咯咯直乐:“我才不是小妖精,我是祸害,我是祸害活千年的祸害,我就是祸害你的小祸害!”

  帝北溟正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就见云初玖这货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帝北溟咬了咬牙,有账不怕算,等你明天清醒过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