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云初玖睁开眼睛之后有些懵逼,小白脸怎么在床上?还瞪着死鱼眼睛要吃了我的模样?!

  云初玖猛然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这货没出息的把眼睛闭上了,嘟囔道:“好困啊,还是再睡会儿吧!”

  帝北溟冷笑了一声:“有能耐你就一直不起床!本尊倒要看看你这个祸害能睡多长时间!”

  云初玖恨不能时光可以倒流,如果可以的话,我当时说什么也不喝酒啊!都赖那个乌鸡脑袋,没事找我喝什么酒?!喝酒就喝酒,没事煽什么情?!煽情也就罢了,你特么的都喝多了,还给我倒什么酒?!这下完蛋了!小白脸不会轻易饶了我的!

  完了,完了,我昨天还叫他小白脸了!我似乎还犯了一个什么大错误,是什么来着?怎么想不起来了呢?!果然喝酒误事啊,以后坚决不喝了!

  帝北溟见云初玖虽然眼睛闭着,但是面上的表情却极为丰富,心里冷笑,黑东西一定又在编瞎话,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编?!

  云初玖做了半天心理建设,终于睁开了眼睛,然后一脸惊喜的说道:“男神?啊,男神你什么时候来的?我都想死你了!”

  帝北溟不说话,只是嘴角带着冷笑看着她。

  云初玖干笑了两声:“嘿嘿,嘿嘿,男神,我错了!我不该叫你小白脸!”

  帝北溟冷笑了一声:“还有呢?”

  “我错了,我不该喝酒!”

  “还有呢?”

  “我不该和乌鸡脑袋喝酒!”

  “还有!”

  “我不该和乌鸡脑袋吃饭!”

  “仅仅吃饭吗?吃饭会两个人吃到地上去?”帝北溟想起昨天看到的一幕,简直恨的直咬牙!

  “误会!误会啊!乌鸡脑袋喝多了,给我倒酒的时候就要摔倒,我去扶他没扶住,我们就都摔倒了!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就是在地上滚也是抱着男神你滚啊!乌鸡脑袋那样的,我哪能看得上呢?!男神,你这是吃醋了吗?哈哈哈,你居然吃乌鸡脑袋的醋,我虽然现在不那么讨厌他了,但是也不会喜欢上他啊!你这纯属是小心眼!”

  帝北溟冷哼了一声:“哼!看不上?听说你们没事就下棋还玩什么斗地主?哥哥妹妹叫的很是亲切啊!”

  “唉,男神,实不相瞒,我这妹妹是乌鸡脑袋一天花十万灵石雇的,我一想我就算不答应他,他也会想办法捣乱,莫不如答应他还能赚点小钱花花。

  我实在是找不着陪我玩的人了,我五姐他们都忙着修炼,凤鸣师兄被泽兰毒蜂蛰了还在养伤,你说我总不能找掌门大人玩去吧?我就勉为其难的选了乌鸡脑袋,你也知道,他实在是太笨了,我但凡有别的选择,我都不会选他的。”云初玖一脸嫌弃的说道。

  帝北溟看见云初玖脸上的嫌弃神色,心里舒服了一点,说来也对,血无极那个蠢货怎么可能比得上本尊,黑东西除非傻了才会选他!

  “血无极的事情放在一边,这些画是怎么回事?”帝北溟手里出现了一摞画纸。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