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眼珠转了转,眨巴眨巴眼睛:“这些画纸似曾相识,男神,你从哪里弄来的?”

  “哼!编!你继续编!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嗯?每张只要两千灵石,还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黑东西,你把我的话都当耳边风了是不是?”

  云初玖觉得帝北溟的脑袋上面似乎都有黑烟冒出来了,原来人真的能气冒烟啊!这下算是完蛋了!我就觉得我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原来是小白脸的果体画,我还说两千灵石一张,啊,啊,啊,谁来救救我,我真的是在作死啊!

  可惜,云初玖在心里求了半天,也没有人出来救她,这货决定自救:“男神!你别生气!俗话说气大伤身,你要哽屁了,留下我一个人,我可怎么活啊?!”

  帝北溟听了这话,更加生气了,哆嗦着指着云初玖:“黑东西,你这是咒我呢是不是?!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早点死,你好另找他人?!”

  云初玖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怎么越是关键时刻越不会说话呢:“男神,误会,误会啊!我只是想劝你别生气了!我怎么可能盼你死呢!我巴不得你长命百岁呢!”

  帝北溟听完,差点背过气去:“黑东西!好!你很好!咱们修炼之人的寿命少则数百,多则数千,你竟然咒我只活一百岁,你这还不是咒我?!”

  云初玖都要被自己蠢哭了,特么的,在俗世,长命百岁是好话好不好?!可是对于小白脸来说,还真是咒他早死早托生啊!

  “男神,我一定是还没醒酒,所以顺嘴说胡话!淡定!淡定!我给你好好解释啊!”云初玖见帝北溟都快气蒙圈了,赶紧继续解释。

  “男神,我是为了睹画思人啊!你不在我身边,我想你的时候怎么办?于是我就画了这些画像!我绝对不会出去卖画的!就是卖,我也卖乌鸡脑袋的,绝对不卖你的!”

  云初玖这么一说,帝北溟更生气了,觉得头发都要立起来了:“什么?你还,你还画了血无极的果体画?在哪?你都给我交出来!”

  云初玖懵逼了!我今天的智商是下线了还是怎么地?怎么总是说错话呢?!

  “男神,我只是打个比方!我怎么会画他的果体画,我又没看过他的果体,要画也得看过才能画啊!”

  咣当!

  帝北溟一掌就把床劈塌了:“很好!黑东西,你竟然还想看血无极的,血无极的身体,我,我今天非得教训教训你不可?!”

  云初玖都要被自己蠢哭了,见帝北溟的眼睛赤红一片,抓住自己肯定饶不了自己,吓的蹭的一下子就蹿了出去,好在昨天晚上没把外衣脱了!

  “救命啊!救命啊!我男神要谋杀亲媳妇啦!谁来救救我啊!”

  “闪开!闪开!要拦就拦后面那个!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

  “那个谁,啊,对,许妍,你不是觊觎我男神吗?快去表白吧!谁喜欢他的,赶紧去表白!”

  ……

  后面追着的帝北溟,简直都要气疯了,这个黑东西,真是太不像话了!很好,我就不信我抓不着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