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华宗大清早的就被云初玖搅了个不得安宁!

  帝北溟虽然灵力比云初玖高出很多,但是架不住地形不熟,云初玖专挑一些偏僻的地方跑,再加上一些爱慕帝北溟的女弟子竟然真的不怕死的去拦帝北溟,虽然被帝北溟都摔飞了出去,但也被云初玖成功的溜到了议事大厅!

  议事大厅里面,轩辕掌门正和众位长老商量地火的事情,各个势力都已经明确表达了购买意愿,下一步就是如何分配这些地火了。

  “救命啊!掌门大人救命啊!我男神要杀了我啊!”云初玖风风火火、披头散发的就冲了进来!

  众人一脸的懵逼,前几天不是还秀恩爱、撒狗粮呢吗?怎么这会儿就喊打喊杀的了?!

  众人还没来得及问具体是怎么回事,帝北溟一身煞气的就闯了进来!

  “黑东西!你马上跟本尊回去!否则,我饶不了你!”

  云初玖躲在轩辕掌门身后,露出个小脑袋:“你骗鬼呢?!我现在和你回去,你也饶不了我!你们大家评评理,我不就是和红衣变态喝了几杯酒吗?他就要狠狠收拾我,有他这么不讲道理的人吗?”

  帝北溟简直都要气炸了,家丑不可外扬,你知不知道?!我也是气糊涂了,居然追到这里来了,罢了,我就不信一直逮不着她!

  帝北溟想到这里,深吸了一口气,冲着众人拱了拱手:“抱歉,我实在是被她气急了,失礼之处,还请包涵,告辞。”

  曲长老笑眯眯的拦住了帝北溟:“帝公子,留步,这话说开了就好了。小九丫头性情跳脱,但本性绝对是好的,云初零,啊,就是那个红衣变态和小九不过就是玩伴,帝公子你多心了。”

  众人见状,也纷纷劝解,心里对帝北溟是十二分的同情,喜欢上这么一个小变态,这心理承受能力得多强啊!啧啧,这帝公子被气的都快疯了!

  “是啊,帝公子,小九丫头被你吓的够呛,她要是不在意你,何必向你解释?”

  “不错,小九丫头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更何况那个云初零为人很是小气,小九丫头肯定看不上这样的人!”

  “小九丫头,你过来,给帝公子道个歉,这事儿就算过去了!”曲长老朝云初玖招了招手。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委屈的说道:“我怕他打我!如果他打我,你们可得拦着他啊!”

  “别胡说八道,帝公子怎么会打你?!过来道歉!”曲长老瞪了她一眼。

  云初玖小碎步蹭了过来,然后朝着帝北溟呲了呲牙:“男神,我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和乌鸡脑袋喝酒了!我保证肯定不会画乌鸡脑袋的果体画的!”

  曲长老等人顿时就懵逼了!

  什么玩意?

  乌鸡脑袋的果体画?

  众人恨不得替帝北溟揍她两巴掌!这货就是欠揍!你没事你画什么果体画啊?!还是乌鸡脑袋的?!

  云初玖又笑眯眯的加了一句:“我只画你一个人的!而且不会去大街上卖的!”

  轰!老头子们一个个脸色涨红,曲长老咬着牙把云初玖往帝北溟怀里一推:“帝公子,这货你随便收拾,我们权当没看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