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看到后面写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黑东西这取名字的水平实在是不怎么样,也难怪,云家起名字是家学渊源,看看他们几兄妹的名字云初肆、云初舞、云初陆,也是没谁了!

  帝北溟接着往下看:

  “二、我不该喝酒。酒虽然是个好东西,但是小酌怡情,大饮伤身,特别是对于我这种酒量和酒品都很差的人来说,坚决不能喝酒。我保证以后一定不再喝酒。

  三、我不该偷偷的画男神你的果体画。虽然,我的出发点是好的,艺术也是无罪的,但是既然男神不喜欢,那我以后就不画了。

  以上就是我所犯的错误,由于我的错误给男神带来了巨大的精神伤害,对此,我表示诚挚的歉意,并且保证以后一定不再犯类似的错误,希望男神你能原谅我。

  看到这里的时候,帝北溟还是比较满意的,不管怎么说,看起来也算是一封正常的检讨书,可是看到后面的时候,帝北溟差点气抽了,只见后面接着写道:

  “男神,其实以上都不是我的心里话,下面的才是我的心里话。

  第一,我和乌鸡脑袋只是玩伴,我们既没有暧昧的感情,又没有不纯洁的**关系,男神你无故发火,严重伤害了我的小心脏。

  第二,酒是灵米酿造的,要是不喝那就是浪费,浪费粮食那是可耻的,我秉承不能浪费的原则,所以就帮着乌鸡脑袋喝了一点酒,这有错吗?

  第三,我画你的果体画,那是因为我喜欢你,我怎么就没画别人的果体画?再说,我又没让你全露,不是用东西给你盖着呢吗?真是小气!

  总之,这次的事件完全是因为你的小心眼酿成的惨剧,不过,我大人不记小人过,毕竟你也是太在意我了,我就原谅你了。”

  帝北溟把检讨书摔在桌子上:“黑东西,你这是检讨书还是战书?”

  云初玖嬉皮笑脸的说道:“男神,你要是不乐意,你可以反过来看呀,你就当前面写的是我的心里话不就行了?你要是实在还生气,有能耐你去揍乌鸡脑袋啊!要不是他非得跑来灵华宗刺探你的消息,不就没有这些事情了吗?所以罪魁祸首是乌鸡脑袋,你去揍他去!”

  “啊嚏!啊嚏!”裹着被子的血无极狠狠打了两个喷嚏:“肯定是帝北溟那个面瘫在骂我!这个混蛋!要不是他把我踹到了水池子里面,我能染上风寒吗?!花花,我有点喝断片儿了,你给我详细说说昨天晚上的事情。”

  暗卫花花把头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包括血无极自己说的话,云初玖说的话,还有帝北溟当时的表情,都说的非常详细。

  血无极撩了撩头发:“小九妹妹唱的那首生日歌还是不错的,至少歌词好记,这个小丫头还是挺有意思的,嘻嘻。”

  暗卫花花看着血无极笑的那个傻样,心里就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少主,您不会是要动真格的吧?您不会是喜欢上了那个云初玖吧?”

  血无极一愣,继而怒斥道:“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那么一个瘦不拉几的小丫头?!我只是觉得她没有那么讨厌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