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卫花花见血无极说的不像假话,这才放下心来,云初玖那个小丫头明显是和帝北溟两情相悦,我们少主要是真动了心,那就是自己找虐啊!

  “不行!我得去看看小九妹妹!刚才我好像听见小九妹妹叫救命了!嗯,其实,本少主是去探探帝北溟那个面瘫的虚实!”血无极从床上起来,一溜烟的就跑出了屋子。

  暗卫花花皱了皱眉,少主到底前半句是真的,还是后半句是真的?

  血无极很快就到了云初玖院子的外面:“帝北溟,你出来!你欺负小九妹妹一个女孩子算什么能耐?”

  屋子里面云初玖刚说罪魁祸首是乌鸡脑袋,让帝北溟去揍血无极,血无极就在院子门口喊上了!

  云初玖给在心里给血无极点了个赞,乌鸡脑袋终于做了件好事,赶紧把仇恨值都吸引过去吧,小白脸就不会找我麻烦了!

  帝北溟听见血无极的喊声,狠狠瞪了云初玖一眼,这才出了屋子。

  血无极看见帝北溟和云初玖出来,见云初玖披头散发的,不由得冷笑道:“帝北溟,没想到你一个大男人竟然欺负小九妹妹一个弱女子,真是让人不齿!小九妹妹,你不用怕,哥哥罩着你!”

  帝北溟本来就看血无极不顺眼,听见他这么说,冷哼了一声:“血无极,你想切磋切磋是不是?这里是灵华宗,咱们不好动手,如果你想动手随本尊出去找个地方,我让你醒醒酒!”

  血无极眼神闪烁了几下,我特么的又不傻,我根本就打不过你,我除非是脑袋抽了才出去呢!

  “哼!本少主现在染了风寒,否则还会怕你不成?!小九妹妹,你昨天喝了那么多酒,头疼不疼?哥哥这里有醒酒果,吃上一枚就好受多了!”血无极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枚红色的灵果。

  云初玖刚要伸手去接,瞥见帝北溟恶狠狠的眼神,违心的说道:“乌鸡哥哥,我还是不要了,我不难受。”

  血无极直接就把果子抛给了云初玖,云初玖下意识的就接住了,就听血无极说道:“帝北溟,你不会这么小气吧?!难道你没有自信,觉得你比不过本少主?所以千方百计阻挠我和小九妹妹相处?”

  帝北溟仰天大笑:“血无极,你也太瞧得起自己了!就你?!本尊从来都没把你放在眼里。”

  血无极一撸袖子:“帝北溟!你别说大话,你敢不敢和本少主大战三百回合?”

  “有何不敢?请!我们到灵华宗外面找个地方切磋一下!”帝北溟挑了挑眉,没想到这个血无极主意改的倒挺快,刚才还说染了风寒不比呢。

  “不用去灵华宗外面,正好加上小九妹妹咱们三个人,咱们斗地主!我今天非得把你和小九妹妹赢的倾家荡产不可!”血无极信心满怀的说道,他心想,帝北溟可从来没玩过这个什么斗地主,肯定打的很臭。

  暗卫花花差点晕过去,少主啊,你这纯属是上赶子找虐啊!一会儿输了,回去又该嚎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