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东西,你害的本尊被天雷劈了,你该当何罪?”帝北溟阴森的盯着云初玖。

  “男神,这说明咱们俩是天定的缘分啊!要不是被天雷劈了,我怎么能和男神您认识呢?这天雷是咱们的媒人啊!”云初玖眼珠转了转,很快就明白了来龙去脉,微微羞涩的说道。

  这货其实心里很是解气,该!咋没劈死你呢?!不过,这倒是个好办法,下次再有这机会,我就抱着这小白脸,让天雷劈死他!

  帝北溟哪里知道云初玖这精分心里正巴不得他死,他细细咂摸云初玖这话,觉得心里有那么一丝奇异的感觉,仿佛有小羽毛轻轻拂过一般。

  “男神?男神?我这情况到底正常不正常啊?”云初玖见帝北溟不说话,心里更是不安稳了。

  帝北溟这才缓过神来:“你这种情况简直是闻所未闻,正常的雷灵根虽说能吸收雷电之力,但也只限于吸收漂浮的雷元素,雷电之力非常狂暴,如果直接吸收,轻者损毁丹田,重者性命不保!”

  “可是我现在还活蹦乱跳啊!”云初玖不解的说道。

  “嗯,你这情况比较罕见,而且紫色天雷一般都是修炼之人渡劫之时才会降下,怎么会追着你跑呢?确实很奇怪!”帝北溟皱了皱眉头,他很不喜欢这种不被自己掌握的情况,总觉得黑东西早晚要脱离自己的掌控。

  云初玖心里腹诽,哼,刚才还装什么大尾巴狼,说指点我!狗屁!原来你也不知道我这是什么情况!

  帝北溟扫了云初玖一眼,一下子就捕捉到了云初玖眼睛里一闪而逝的鄙夷。

  帝北溟怒了!

  “黑东西!你居然敢鄙夷本尊!你是想死吗?”

  云初玖吓的一缩脖子,妈蛋,这个小白脸会读心术不成?!

  “啊,男神,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在唾弃我自己!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很废柴?如果连男神您都没听说过这种情况,那我肯定是修炼无门了!”

  云初玖这番话说的漏洞百出,可是帝北溟此时心绪有些烦乱,倒也没有深究,他皱了皱眉:“你这情况虽然有些特殊,但也只是灵力的来源有些特别,本尊指点你还是没问题的。”

  “嗯!嗯!男神我相信你!无论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云初玖不要脸的露出一副痴迷的表情,生怕帝北溟再追究刚才的事情。

  帝北溟此时急于找到云初玖体质特殊的原因,于是站起身来往外走:“黑东西,我回去翻查一下资料,过几天再来指点你。”

  特么的,终于要走了!赶紧滚蛋吧!

  云初玖勉强按捺住心里的喜意,假装不舍的说道:“男神,您这么快就要走?我真是有些不舍!”

  “嗯!”帝北溟听见云初玖如此说,心里很是舒坦,脚步微微一顿:“你要的生发丹我会让人给你送来。”

  云初玖这次脸上露出真心实意的笑容:“男神!谢谢你!你真是天大的好人!”

  帝北溟看着云初玖笑的灿烂的小脸,心里扑通扑通跳的不停,皱着眉喝道:“笑的这么丑,以后少朝别人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