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这番话可谓是新颖至极,众人还是头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细想之下,觉得说的还是有几分道理的,就是嘛,是人就有缺点,卓飘雨这也太完美了,随时随地都是一副温柔善良的面孔,从来没见过她说过任何一个人的不好,也从来没有一个人说她不好,真的就是这么完美?

  还是说,就像云初玖所说,她是装的?天啊,要是一个人能装十几年,这人的心思也太可怕了!

  卓飘雨见众人有些闪躲的眼神,简直都要气疯了,自己这些年顺风顺水,在灵华宗上至掌门下至杂役弟子,谁不称赞我一句,怎么自从遇到这个云初玖,我就屡屡被人质疑?实在是太可恨了!

  卓飘雨看到凤鸣和云初玖说说笑笑,心里更像是被火灼烧一般,她走到云初玖身边:“云师妹,你可能是对我有所误会,其实我没有别的恶意,我只是觉得你对待同门未免太嚣张了,况且你灵力低微,好不容易有了这次参加门派大比的机会,为何要将时间浪费在打牌上?”

  云初玖瞥了她一眼,这卓飘雨倒是很聪明,这番话说的这么低姿态,我倒不好恶语相向了,于是她笑着说道:“那就多谢卓师姐了!我虽然灵力低,但是我这人运气一向不错,没准我这试炼成绩还比你好呢!”

  齐翩翩肿着脸恶狠狠的说道:“云初玖,你可真不要脸!就你还和卓师姐比?卓师姐可是刚刚突破了灵者三层,你一个炼灵四层还比卓师姐成绩好,简直是痴人说梦!别说卓师姐了,就连我的一半你都比不上!云初玖,你敢不敢和卓师姐打个赌?”

  云初玖看了看她:“打赌?打什么赌?”

  “就看你们谁在无为塔获得的积分多!谁获得的积分多谁就赢了!你敢赌吗?估计你也不敢赌吧,啧啧,炼灵四层和灵者三层简直是天壤之别!”齐翩翩故意用言语刺激云初玖,生怕她不答应。

  云初玖摸了摸下巴:“我比较关心的是赌注,如果赌注合我心意,赌一赌倒也无妨!”

  齐翩翩没想到云初玖竟然真的会同意,她看向卓飘雨:“卓师姐,你和不和她赌?”

  “云师妹,齐师妹是在说笑,咱们俩灵力差距太大了,你还是别赌了!”卓飘雨求之不得,云初玖,你可真是自不量力,既然你敢答应和我赌,那么就别怪我了!不过我还是假装劝劝你,免得别人说我欺负人。

  “卓飘雨,你累不累?你其实心里巴不得和我赌吧?说吧,赌注是什么?”云初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戳别人的心窝子!

  卓飘雨气的差点背过气去,这个云初玖真是太可恶了!

  “咱们俩输的一方自愿放弃真传弟子身份,你敢赌吗?”卓飘雨被气红了眼睛,顾不得遮掩,直接把目的说了出来。

  凤鸣皱了皱眉:“卓师妹,你这赌注未免太大了些,不过是玩笑话,算了,小九师妹,别打赌了,咱们继续玩牌!”

  其实凤鸣这是为了卓飘雨好,他知道云初玖的真实身份,真传弟子对于云初玖来说算个毛线啊?!可是对于卓飘雨那就非常重要了!

  可是,卓飘雨听见凤鸣这么说,以为凤鸣是袒护云初玖,所以更加的怨恨云初玖,提高了声音说道:“云初玖,你敢赌吗?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