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么丑、辣么丑……

  云初玖觉得好在自己头发都烧没了,否则非得气炸毛不可,这个小白脸的嘴实在太损了!

  帝北溟说完之后,飞速的带着暗风和暗隐走了,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

  “尊上,殿里有急事?”暗风好奇的问道。

  帝北溟狠狠瞪了他一眼:“你跟上来做什么?还不回去保护黑东西?!”

  暗风缩了缩脖子:“尊上,您放心,我一定好好保护九小姐,保证不让她受半点伤害!”

  “暗风,你是不是最近脑子有些不好使?用不用去百丈渊醒醒脑?”帝北溟心情平复下来,冷冷的扫了暗风一眼。

  暗风突然福至心灵,想起上次帝北溟吩咐他的话,赶紧说道:“尊上,属下明白了!如果九小姐没有性命之忧,属下不会出手。”

  帝北溟这才冷哼一声:“下不为例!”

  暗风看着帝北溟走远了,这才擦了擦冷汗,返回云家。

  云初玖此时正托着下巴发愁,院内的大树可以用雷劈了解释,这两扇门怎么解释?

  想了一会,云初玖眼睛一亮,心里有了主意。

  云初玖解开春雨的昏睡穴,小丫头睁开眼睛就嚷嚷:“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发生什么事了?我就听见咣的一声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咳!咳!昨天有一位大能莅临了咱们这里!”云初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大能?小姐,大能为什么到咱们这里来?为什么拍碎了咱们的房门?他没把您怎么样吧?”春雨一脸的担忧。

  “那位大能不仅没有伤害我,而且还收我为徒了!以后你家小姐我就能修炼了!”云初玖一脸兴奋的说道。

  春雨性子单纯,不疑有他,高兴的说道:“真的?那真是太好了!小姐,您那位师傅人呢?”

  “咳!咳!我师傅他长的太寒碜,不想被别人看见。指点了我几句就走了,改天再来教导我。”云初玖谎话越说越顺溜。

  隐在暗处的暗风不由得嘴角一抽,这个黑丫头也太能瞎掰了!再说,我们尊上明明帅的天怒人怨的,怎么是寒碜?九小姐,你说这话亏不亏心?!

  云初玖吃过午饭之后,这才带上斗笠蹦跶着出了院子。

  “祖父!祖父!小九来看你了!”云初玖到了云啸天书房外面欢快的开始嚷嚷。

  “进来吧!”屋子里面传来云啸天爽朗的声音。

  云初玖蹦跶进了屋子,对着云啸天一呲牙:“祖父,我是来告诉您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天大的好消息?外面又没下雨,你带个斗笠做什么?”云啸天不解的问道。

  “啦啦啦!祖父,您看我的新发型怎么样?是不是很闪亮?”云初玖嗖的一下把斗笠摘了下来!

  云啸天惊的一下子从座位上蹦了起来!哆嗦着指着云初玖:“胡闹!简直是胡闹!你是要出家不成?”

  “祖父,莫生气!莫生气!您听我慢慢说!我这秃头可不是一般的秃头,这是聪明与智慧的象征,是我一鸣惊人的见证!”云初玖笑嘻嘻的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