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啸天气的直喘粗气:“胡说八道,简直是一派胡言!哪有女孩子剃成光头的?!瞎胡闹!”

  云初玖一呲牙:“祖父,我说的可是比珍珠还真!我能修炼了!”

  “珍珠?就是金子也不行!还你能修,什么?你说什么?你说你能修炼了?”云啸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然是真的!祖父,我昨天在院子里面被一道天雷给劈了,头发和眉毛都给烧没了。然后早上,就有一位大能找到了我,说我是罕见的雷灵根,要给我做师傅。”云初玖手舞足蹈的说道。

  “被雷劈了?大能?雷灵根?给你做师傅?”云啸天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云初玖美滋滋的一个劲点头:“对啊!对啊!祖父,以后我就能修炼了,以后谁要欺负咱们云家,我用雷劈死他!”

  云啸天还是有些不能相信:“雷灵根?从来没有听说过有雷灵根啊!”

  “祖父,我师傅说了,雷灵根比较少见,所以很多人都没听说过。”云初玖把一切都推给那位虚拟的师傅。

  云啸天虽然还是有那么一丝怀疑,但更多的是欣喜:“好!好!无论什么灵根,只要能修炼就好!小九,你师傅呢?赶快请过来,不,我去拜谢他老人家!”

  云初玖赶忙摆手:“不用!不用!我师傅为人低调,而且长的很难看,疤瘌眼、蒜头鼻子蛤蟆嘴,他不愿意见人,已经走了。”

  云初玖这货颇有些自欺欺人的暗爽,小白脸你不是说我丑吗,我就说你很难看!哼,你都丑的不能见人了!

  “小九!不得胡说!尊师重道不能违背,怎可如此诋毁你的恩师?”云啸天瞪了云初玖一眼。

  云初玖这个憋屈,当着小白脸的面不敢骂他,背后骂了几句,还被便宜祖父训了。

  云初玖扁了扁嘴:“知道了。”

  云啸天又问了一些细节,云初玖都用半真半假的话给敷衍了过去。

  “祖父,我现在这形象实在是有些耀眼,这些天我就老老实实在院子里面修炼吧!”云初玖摸了摸秃头,干笑着说道。

  云啸天也觉得云初玖的形象实在是有些寒碜,点头应允了。

  祖孙俩又说了一会话,云初玖这才戴上斗笠,蹦蹦哒哒出了屋子。

  云初玖刚出院子就遇到了季管家,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季管家,正好我要找你呢!你有时间安排人帮我换两扇门,实在不巧,我的两扇房门,嗯,又被拍碎了!”

  季管家一愣:“又被拍碎了?”

  “嘿嘿,就和上次一样,都变成渣渣了!”云初玖觉得自己院子里面的房门真是命运多舛。

  季管家一脸的懵逼,难道真的有大能盯上云家了?

  季管家含糊答应一声,像兔子似的蹿进了云啸天的书房。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耸了耸肩膀回了自己的院子。

  傍晚的时候,季管家就带着人把房门安好了,季管家对着云初玖更加恭敬了,我的乖乖,九小姐的师傅能把房门拍成这样,九小姐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只不过,季管家纳闷的是,九小姐的师傅为毛要把房门拍碎呢?难道有特殊的癖好不成?!

  被怀疑有特殊癖好的某尊,此时正在藏书楼里面埋头苦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