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华宗得了第一名,轩辕掌门虽然很是高兴,但并没有像独孤意那般张扬,也没有奚落他,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云初玖闯过无为塔第九层的光芒越黯淡越好,免得被有心人盯上。

  不过,轩辕掌门虽然想的挺好,但是数万年以来只有云初玖闯过了无为塔九层,就是想低调也不行!

  经此一事,云初玖名扬整个青玄大陆!苏嫣然虽然也很出色,但是在云初玖的光芒之下,就显得黯淡无光了!

  不过,由于云初玖看上去仅仅是炼灵四层的修为,众人更多的把她能闯过九层无为塔视为走了狗、屎、运!

  由于考虑到弟子们要补充灵力,进行调整状态,所以第二轮比试定在两天后举行,云初玖这货觉得风头出的有点太足了,所以并没有报名参加任何一样比试。

  云初玖一战成名,虽然众人还是觉得她是走了运才碰巧通过了无为塔九层,但是这运气也算是实力的一部分,毕竟人家云初玖两次都帮助灵华宗逆袭取得了胜利,因此灵华宗的很多弟子对云初玖也开始友善起来,都纷纷称呼她小九师妹。

  云初玖波澜不惊,哼,我早就说过,只有比他们强一丁点的时候他们才会嫉妒,像我现在这样,达到了他们根本想都不敢想的高度,他们自然就变成敬畏了!

  卓飘雨恨不得自己能隐身,就怕云初玖让她兑现承诺,可是不知道云初玖是不是忘记了打赌这件事情,竟然提都没有提。

  卓飘雨提心吊胆,就好比头顶上悬着一把剑随时都会落下来!每当云初玖看过来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云初玖暗乐,小样,我折磨死你,我就让你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自己吓唬自己!

  卓飘雨自己受不住这种煎熬了!

  她主动找到袁峰主,将事情经过改编之后讲了一遍,哭着哀求袁峰主帮着自己求情。

  袁峰主对卓飘雨一向都很看重,训斥了一番,就拽着中峰的幽峰主来找云初玖帮卓飘雨求情。

  “小九丫头啊,我已经训斥了飘雨那孩子,这赌约的事儿,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袁峰主老脸通红的说道。

  一旁的幽峰主也劝道:“小九丫头,得饶人处且饶人,总不能真的因为一个赌约,就让卓飘雨降为内门弟子,这说出去也不好听啊。”

  云初玖淡淡一笑:“两位峰主,我不知道你们听到的版本是怎么样的,但是呢,当时是卓飘雨主动提出要立赌约,并且说谁要反悔谁就是乌龟王八蛋!这样吧,既然她要反悔,那也可以,她挂着乌龟王八蛋的牌子在外面走一圈,这赌约就作废。”

  袁峰主和幽峰主两人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要是这样做,还不如让卓飘雨降为内门弟子呢!

  “唉!我这也是气话,这样吧,既然您二位来给她求情,在原来的一百万灵石基础上再加一百万,此事就算过去了!不过,袁峰主,我劝你还是好好观察一下你这位真传弟子吧,妥妥的白莲花成精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