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被帝北溟搂的快喘不过气来了,可怜兮兮的说道:“男神,我要喘不上气了!我还是自己坐菜板子飞吧!”

  如果平时云初玖这么说,帝北溟不会多想,可是刚刚经过和血无极的一翻争吵之后,云初玖这话在帝北溟听来,就是不想和自己一起驭剑,是想远离自己。

  帝北溟手上的力道更大了:“黑东西,你是本尊的,你想都别想离开我!”

  云初玖被帝北溟铁钳一般的手臂锢着有些疼,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你弄疼我了!”

  “哼!血无极说的没错,你还真是娇花一般!”帝北溟脸色铁青,不过手劲却松了松。

  云初玖心里暗骂,小白脸,王八蛋!吃的哪门子飞醋!早知道这样,我就承认那话本是我的了!可是,现在要是承认,小白脸肯定认为我和乌鸡脑袋联手骗他,估计更得生气了!

  这可怎么办?这两只要是真的打起来,非得两败俱伤不可!

  很快就到了灵华宗安营扎寨的地方,帝北溟搂着云初玖从飞剑上下来,顿时有一些女弟子酸溜溜的窃窃私语起来!

  “这个云初玖可真厉害!上去出去的时候是那个云初零,这回来就变成帝公子了!”

  “人家上午一个,下午一个,人比人气死人啊!”

  “就是,这个云初玖就是运气好,无为塔都能闯过去,这男人算什么?!没准,过几天又换一个黑衣服的呢!”

  ……

  几个人说的正欢的,就突然被一阵慑人的威压逼得跪在了地上,帝北溟冷冷看着她们:“你们是不是想死?”

  几个女弟子毫不怀疑假如她们说是,帝北溟真的会杀了她们!

  “滚!”帝北溟一挥袖子,几个女弟子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男神,你真是太帅了!我最喜欢你这种爱憎分明的性格!就应该这样,对待我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妖艳贱货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男神,你累不累?坐下歇一会儿吧!我给你揉揉肩膀!”云初玖狗腿的说道。

  帝北溟冷哼了一声,没搭理她,双眼冒火的望向驭剑飞来的血无极!

  云初玖眼珠一转,转身跑进临时搭建的议事棚里面:“掌门大人!掌门大人!我男神和乌鸡脑袋要打起来了,您就说请他们吃饭,赶紧的,要是打起来,非得两败俱伤不可!再说,留下这两尊大佛,过两天比试,没准能帮上忙呢!”

  轩辕掌门一听,赶紧带着一众长老到了外面,果然,帝北溟和血无极像两只斗鸡似的,正在那运气呢!

  “帝公子,云公子,好久不见,里面请!”轩辕掌门笑着说道。

  帝北溟和血无极虽然并不把灵华宗放在眼里,但由于云初玖的关系,对轩辕掌门倒还客气,云初玖见两人没有直接拒绝,直接就挽着帝北溟的胳膊往里拽,只要制住了小白脸,乌鸡脑袋就不会主动要比试的,除非他想找虐。

  果然,血无极见帝北溟进了议事棚,眼神闪了闪,也跟着走了进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