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又聊了一会儿,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本来轩辕掌门要摆宴席,云初玖提议还不如大家烤肉吃,边吃边聊天还热闹。

  轩辕掌门心情很好,所以就同意了云初玖的建议。

  云初玖生怕帝北溟和血无极再打起来,于是自己像只勤劳的小蜜蜂似的,忙个不停,免得再成为矛盾的焦点。

  云初玖亲手烤了一只风刃兔,上面刷上泽兰蜂蜜,异香扑鼻!

  血无极吸着鼻子就凑了上来:“小九妹妹,你的手艺真是太好了!这兔子烤的香味四溢,外酥里嫩,一定很好吃!能不能给哥哥一只兔腿尝尝?”

  云初玖没有多想,掰下一只兔腿就递给了血无极,血无极也不怕烫,咬了一口之后,挑衅的看向帝北溟:“啧啧,小九妹妹亲手烤的兔肉就是好吃,本少主吃过那么多的珍馐美味,都没有这兔腿好吃!”

  云初玖恨不得掐死这只二货,这二货绝壁是故意的!

  帝北溟果然身上冷气嗖嗖的,云初玖在火堆旁边都感到了刺骨的严寒,赶紧掰下一只兔腿递给帝北溟:“男神,乌鸡哥哥的那是前腿,肉少,你这只是后腿,肉多,你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

  帝北溟听见云初玖这么说,身上的冷气收敛了一些,接过兔腿尝了一口,冷冷的说道:“尚可。”

  “帝北溟,你那舌头怎么长的?是不是摆设啊?这么好吃的兔肉你居然说尚可?!我看你应该去治治舌头!”血无极挑衅的说道,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反正看见小九妹妹殷勤的对待帝北溟,他心里就极其不爽,就想刺帝北溟几句!

  帝北溟将兔腿丢在地上,豁然站了起来:“血无极,你和本尊过来一下!”

  “哼!过去就过去!我还怕你不成?!本少主正好想活动活动手脚!”血无极也将手里的兔腿一丢挑衅的说道。

  两个人之间剑拔弩张,浓重的火药味让现场顿时就陷入了一片诡异的沉默!

  轩辕掌门等人正想好言相劝的时候,云初玖捡起地上两只兔腿,朝着血无极和帝北溟就丢了过去!

  “靠!你们俩没完了是不是?我辛辛苦苦烤的兔腿就这么给我扔地上?你们懂不懂什么叫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你们要打,滚一边打去,别拿我当什么筏子!

  还有,我不属于任何人,以前不属于,现在不属于,将来也不属于!谁要是想凭借什么权势、感情、利益威胁我,都特么的滚!大不了就是一个死字,你们俩杀了我就是!”

  云初玖说完一脚把火堆踹翻了,气呼呼的回到了女弟子的棚子里面!

  众人一脸的懵逼!

  我的天老爷,这个云初玖果然够彪悍!

  居然用兔腿把这两煞星给砸了!还痛骂了一顿!

  这俩煞星非得发飙不可!我们躲远点,免得受牵连!

  帝北溟和血无极两人也没想到云初玖会突然发飙,两个人一脸的惊诧莫名!

  两个人互相瞪了一眼,驭剑都离开了,不过却是朝着相反方向走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