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缠绵了好一会儿,云初玖小脸红扑扑的瞪了帝北溟一眼,然后故作凶狠的说道:“我困了!快给我唱催眠曲!”

  帝北溟吃饱喝足,心情不错,轻声哼唱起来,心里暗想,本尊真是聪明,这是让黑东西闭嘴的好办法!以后要经常使用才好!

  第二天,云初玖就拽着帝北溟出去溜达:“昨天我没逛尽兴,今天我要好好溜达溜达,明天就要进行第二轮比试,再不溜达就要回灵华宗了。”

  两人刚出了客栈,就见血无极站在前面故作惊讶的说道:“好巧!小九妹妹,没想到咱们心有灵犀都来这无为城溜达了!”

  帝北溟看着血无极一脸的嘚瑟,恨不能一巴掌拍死他,冷冷的说道:“血无极,本尊以为你昨天输的那么惨,是去自杀了,没想到你还活着啊!”

  血无极撩了一下头发:“哼!小九妹妹告诉过我,灵石那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输了就输了呗,本少主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后面的暗卫花花撇了撇嘴,少主啊,你说这话亏心不亏心?!是谁昨天嚎了大半夜?!

  帝北溟冷哼了一声,拉着云初玖的手说道:“黑东西,本尊带你去那边逛逛。血无极,你别跟着我们,否则,本尊对你不客气!”

  血无极仰头望天,没搭理帝北溟,不过却一直亦步亦趋的跟在两人后面。

  “血无极,你没听到本尊的话吗?滚开!”

  “这条路又不是你家的,我走我的,你走你的,你凭什么让我离开?!”血无极有恃无恐,他暗想,反正又不是我找茬,如果帝北溟主动要揍我,小九妹妹一定会生他气的,那样就最好了!

  帝北溟气的直咬牙,可是想到昨天云初玖说的话,忍了忍,不再搭理血无极。

  血无极见帝北溟不搭理自己,就腆着脸走到云初玖的另一侧:“小九妹妹,昨天咱们逛了零食铺、熟食铺和话本铺子,今天你想去哪啊?”

  云初玖见帝北溟瞪着死鱼眼睛看向自己,不由得想拍死血无极这个二货,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黑东西,交出来!”

  云初玖皱着小脸,肉痛的拿出一本递给帝北溟,好在这一本昨晚已经看完了,要不然真是心疼死,都赖这个乌鸡脑袋,笨死了!

  帝北溟看见封面上的《夫君个个皆绝色》莫名的就想起,云初玖曾经用传声符夸过血无极长的真好看,心里的怒火就再也压抑不住了!

  “黑东西!本尊说过的话你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你心里到底打着什么主意?你成天看这种不正经的话本,难道还想让本尊和这血无极一起娶你不成?!你真是太让本尊失望了!”

  云初玖嘎巴嘎巴嘴正想解释这些书不过是用来消遣的,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可是帝北溟一气之下,竟然驭剑飞走了!

  云初玖愣了愣,然后也怒了!

  妈蛋!这个小白脸就是有病!根本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动不动就给我来个离家出走!傲娇是病,得治!特么的,愿意走就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