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噔噔噔跑到溪水边上,把自己的小脑袋往溪水里一伸!

  帝北溟气的上前一把将云初玖提了起来:“黑东西,你到底想怎么样?!”

  云初玖像只小王八似的,不停的挣扎:“什么叫我想怎么样?明明是你找茬!早上你不分青红皂白就骂了我一顿,最过分的还把我丢下不管了!你根本没有考虑过我的安危!

  刚才还打我的小屁屁,现在又这么对待我,你把我当什么?当成你的宠物吗?我是人!我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爱好,我和你是平等的,你凭什么这么霸道的对待我?”

  帝北溟对于云初玖的这一番话,有些懵,在他看来,云初玖就是他的,既然是他的,自然要听他的!一些小事,可以由着云初玖的性子来,也可以宠着一点,但是一旦他做了什么决定,云初玖就要无条件的听从!

  云初玖趁着帝北溟愣神的功夫,从他手上挣脱下来,一溜烟跑回营地了!

  帝北溟并没有去追云初玖,面无表情的的看着云初玖的背影,云初玖说的话对他的观念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他一时也理不清自己的思绪。

  云初玖噔噔噔跑回了女弟子所在的棚子,卓飘雨等人有的在打坐,有的三五成群在聊天,看见云初玖抹着眼泪跑进来,顿时都安静下来!

  不得不说,天门派那两名女弟子的惨状让她们对云初玖有了忌惮,这货下手是真黑啊,而且黑的都能说成白的,我们还是少招惹她为妙。

  云初玖也懒得搭理她们,抹了两把眼泪,愤愤的骂了几百句小白脸,然后,嗯,拿出一本话本看了起来。

  哼!小白脸,你不让我看我就不看啊?我偏要看!

  这货边看边揉屁股!

  妈蛋!该死的小白脸!

  居然敢打我的小屁屁,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轻易原谅你!嘶,下手真特么的黑!你等着,早晚我要扒了你的裤子,狠狠的揍回来!

  帝北溟几乎一夜未眠,他不知道应该坚持自己的原则,还是应该按照云初玖说的,将云初玖视作一个平等的对象来进行交往。

  第二天,天色微微亮,血无极就驭剑来了!

  “小九妹妹!小九妹妹!我给你带来了无为城的小笼包!快出来吃早餐!”

  云初玖听见血无极的喊声,从棚子里面走了出来:“乌鸡哥哥,你来的真早啊!”

  “你那天不是说想吃小笼包吗?哥哥我就给你买来了!我还给你买了一份粥和小菜,免得你干吃小笼包太油腻。”血无极殷勤的从储物戒指里面弄出一张桌子,然后把买来的吃食放在上面。

  “乌鸡哥哥,你还没吃早饭吧,咱们一起吃。”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

  血无极看见云初玖小脸笑的甜甜的,心里像吃了蜜糖一般,美滋滋的坐在云初玖的对面,和云初玖一起吃早餐。

  暗卫花花在一旁心里无比的感叹,我们少主是彻底完蛋了!大半夜就把人家卖小笼包的老头给吓醒了,逼着人家蒸包子,熬粥,就为了给这小丫头献殷勤。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