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摇了摇头:“没有啊,乌鸡哥哥,你为什么这么问?”

  “这有很浓郁的烧焦的味道啊!你没闻到吗?”

  云初玖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桌子上的吃食上面,还真没注意,听血无极这么一说,提鼻子一闻,还真是,哪里来的焦糊味道?

  曲长老刚巧听到血无极和云初玖说话,就说道:“昨天那边草地突然就着火了!你们说奇怪不奇怪?我们推测没准是独孤意那个老东西的坏主意,就是为了不让咱们休息好,这样的话,到比试的时候就会发挥不好,这个老东西还真是阴险!”

  云初玖莫名的就有些心虚:“曲长老,是哪里着火了?”

  曲长老一伸手指:“喏,就那边,那棵铁杉树的西面!”

  云初玖心说,那里不就是我昨天鼓捣火焰符的地方吗?难道这火灾的罪魁祸首是我?

  “曲长老,昨天是什么时间着火的?”云初玖接着问道。

  “大概半夜子时,好在我们都比较警醒,要不然还真让独孤意那老家伙得逞了!”曲长老微微有些得意的说道。

  云初玖也跟着义愤填膺的骂了几句独孤意,曲长老离开之后,云初玖就坐不住了:“乌鸡哥哥,我去着火的地方看看,一会儿再回来吃早饭。”

  “哥哥陪你一起去!”血无极将桌子上的吃食收进储物戒指,殷勤的跟了上去。

  云初玖到了昨晚着火的地方一看,还真就是自己昨天待的地方,可是自己是亥时离开的,符篆怎么会在一个时辰之后烧着了呢?真是奇怪!

  云初玖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算了,还是回灵华宗再研究吧,还是吃早饭要紧,肚子都咕噜噜叫了。

  云初玖和血无极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帝北溟已经坐在那里等两人了。

  血无极冷笑道:“帝北溟,你们长生殿难道是吃不起饭了?你总蹭我给小九妹妹买的早点,你怎么脸皮这么厚?!”

  帝北溟看了他一眼,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好几个小蒸笼,又拿出几盘精美的小菜,最后还端出来一大碗散发着鲜甜味道的极地贻贝粥。

  云初玖心里暗骂,该死的小白脸,拿出来的都是我平时最爱吃的,这是打算用好吃的来讨好我吗?哼,本小姐才不吃这一套,我才不吃这嗟来之食!不过,咳咳,如果小白脸苦苦哀求我,我勉强吃点也不是不可以。

  云初玖想的正美的时候,就听帝北溟说道:“血无极,你尽管放心。本尊今天自带早点了,不会吃你买的东西。”

  帝北溟说完,自己盛了一碗极地贻贝粥,慢悠悠的喝了起来,没有一丝让云初玖吃的意思。

  云初玖气呼呼的对血无极说道:“乌鸡哥哥,咱们也吃早饭吧,吃完还要看比试呢!”

  血无极忙不迭的点头,将买的吃食拿了出来。

  云初玖闻着帝北溟那边传来的香味,觉得嘴里的虾饺一点也不好吃,不过这货输人不输阵,吧嗒吧嗒嘴:“乌鸡哥哥,这虾饺味道真是太好了!比什么极地贻贝粥好吃多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