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们弄来一些大小一致的木牌,云初玖在上面写写画画,很快就弄出来一副扑克牌。

  “这纸牌的玩法非常多,我先教你们最简单的跑得快!等你们学会了,我再教你们斗地主,特别是斗地主实在是太好玩了!”云初玖眉飞色舞的说道,她心想,暗风一定在后面跟踪,上次在火溶洞,他突然出现,虽然我没问他,但一定是小白脸派他一直暗中保护我,我把弑杀盟这些人的注意力吸引到我这来,这样他们就不会发现暗风的追踪。

  唉,我还是太弱了,如果这一次能够死里逃生,我一定好好修炼,再也不看那些话本了!咳咳,偶尔看看也应该不耽误事吧?!

  杀手们很快就学会了纸牌的玩法,一个个都有些跃跃欲试,他们见金面男子并没有出声喝止,于是让云初玖又做了几幅扑克牌。

  “你们打的实在太臭了!要是和我玩,我赢的你们连里衣都剩不下!”云初玖撇着嘴说道。

  那些杀手哪里会服气,于是就选了三个人和云初玖一块玩。

  云初玖朝金面男人一伸爪子:“金面大哥,我这没有赌资怎么玩啊?你好歹给我几块灵石做信息费,我好和他们玩。”

  金面男子想了想还真递给了云初玖几十块灵石,云初玖笑眯眯的道了谢,和那些杀手玩了起来。

  金面男子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由得眼角抽搐了一下!

  杀手和肉票居然还能其乐融融的在一起相处?这怎么看着怎么觉得诡异!

  不过,这些手下成天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难得这么开心,放松一下也未尝不可!

  即便云家的人回灵华宗报信求救,也至少需要一天的时间,我们弑杀盟既然敢接这单生意,就不怕灵华宗找麻烦!

  这些杀手成天紧绷着神经,哪里有这么愉快放松的时候,简直觉得真是太痛快了!

  云初玖果然牌技不错,不一会儿就赢了一堆灵石,这货笑眯眯的对金面男子说道:“金面大哥,其实你们弑杀盟完全用不着做这杀人的生意,这要是接点保护人的生意,再开个赌场什么的,赚的比杀人多不说,也能让这些大哥们过点正常人的日子!

  你说你们,不你能娶妻生子不说,成天就知道杀人,丧失了多少享受生活的乐趣啊?!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开心吗?你们看我,都要死翘翘了,依然这么开心,所以你们真的要好好劝劝你们盟主,实在不行,你们让我多活个一天半天的,我去劝劝!反正我也是要死的人了,他要是发怒,杀了我就是了!”

  云初玖这番话算是说到了这些杀手的心坎上,谁特么的愿意过这种日子啊!每天就是杀杀杀,每天都会有身边的人死去,除了杀人、吃饭、睡觉,根本没有别的事情可做,就是一个杀人的工具,根本不是人!

  可是,这些杀手都服用了弑杀盟的毒药,每月必须定期服用解药,所以即便早就过够了这种日子,但是身不由己,只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过这种没有希望的日子!

  飞行灵器里面顿时气氛就压抑起来,众人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