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盟主大人厚爱,我还是去做肉票吧!回见!”云初玖见势不好,就要往外跑。

  “想跑?真是自不量力!本盟主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今天无论你答应不答应,你都会是本盟主的第一百九十号小女奴!”弑杀盟盟主从座位上一跃而起,直接堵在了门口。

  “小东西,既然你这么顽皮,那么本盟主就和你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弑杀盟盟主伸出手去抓云初玖。

  云初玖赶紧闪身躲过,拼命的大喊:“金面大哥!救命啊!这个狗屁盟主要非礼我啊!我可是肉票啊!你快来救我啊!”

  云初玖这纯属是死马当活马医,根本没报什么希望,毕竟金面男子是弑杀盟的人,怎么可能会救自己?!

  果然,门外并没有人进来,云初玖继续大声呼叫:“弑杀盟的人都是没有人性的王八蛋吗?你们的狗屁盟主就是个好色的混蛋!你们被他欺压了这么多年,就不想弄死他吗?”

  弑杀盟盟主不由得哈哈大笑:“小丫头,你简直是异想天开,竟然想策反我的手下?实话告诉你,他们都服下了本盟主特制的毒药,如果没有按时服下本盟主的解药,他们必死无疑!”

  云初玖见果然没有人进来,咬了咬牙,看来只能自力更生了。

  “小黑,诅咒他!”云初玖看准一个时机,用意识和小黑鸟沟通。

  “你个乌龟王八蛋,竟然敢肖想我主人,摔个跤跌死你!”小黑鸟诅咒道!

  弑杀盟盟主正要扑向云初玖,没想到脚下一趔趄,摔了一跤。云初玖趁着这个机会,夺门而出!

  金面守在外面,看见云初玖跑出来,金面略微犹豫了一下,并没有进行阻拦,云初玖心里一喜,赶紧拿出隐匿符,激发之后,拼命的往外跑。

  金面见云初玖的身影突然消失,不由得一愣,这个小丫头怎么突然就失去了踪影,难道是用了隐匿符?她不是服了毒丹了吗?怎么还能使用灵力?况且隐匿符极为稀有,她怎么会有?

  “混蛋!人呢?为什么不拦住她?”弑杀盟盟主出来的时候,云初玖早已不见了踪影。

  金面心里挣扎了一下,恭敬的说道:“盟主,属下以为您是和小丫头玩游戏,所以没敢动手,她往寝宫那边跑了。”

  弑杀盟盟主倒是没有怀疑金面的话,在他看来,这些手下根本不敢欺瞒于他,他淫笑着说道:“往寝宫那边跑了?倒是会选地方,正好本盟主好好调教调教她!”

  金面见弑杀盟盟主往寝宫那边追去,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出了宫殿。

  “头儿,怎么样?盟主同意小丫头说的建议了吗?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盟主又责罚你了?”那些杀手见金面男子出来,都围了上来。

  金面男子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多说,跟着他走。

  众人疑惑不解,跟着金面男子到了他的院子,金面男子启动了隔离阵之后,这才说道:“我害了那个小丫头,我虽然知道盟主喜好幼女,可是没想到他竟然不顾小丫头肉票的身份要占为己有,我想带小丫头离开,盟主就给我了一掌。”

  “靠!盟主越来越过分,头儿给他做了多少事?!他想打就打,想骂就骂,我们在他眼里就是一条狗!倒是可惜了那个小丫头,用不了几天就会被盟主玩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