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深吸了口气,严肃的说道:“黑东西!有些话我本来不打算说,怕你太受打击,但是现在看来,如果我不说,那就是在害你。

  你一直投机取巧,靠着嘴皮子占了些便宜,又觉得自己是天雷灵根,而且头脑聪明,所以你就沾沾自喜,疏于修炼。

  整天除了吃喝玩乐,你把修炼当回事儿了吗?平时你把注意力都放在了看话本、对付几个渣渣身上,别人都去试炼,增加实战经验,你去过吗?

  即便是太虚秘境和无为塔试炼,你都是靠着外力取胜的,哪一次是靠你自己的本事取胜的?

  还有,什么炼丹、阵法、符篆,你不知道贪多嚼不烂吗?你样样都鼓捣,你哪一样鼓捣的特别明白?不但不精而且还分散了精力!照此下去,早晚你会吃大亏!

  你还说要守护云家,要寻找你的养父母,你有什么资本说这话?就像这一次,假如弑杀盟的人就当着你的面杀了云家人,你有能力阻止吗?”

  云初玖张大了嘴巴,一脸的愕然,帝北溟的话就像锤子一样重重的敲在了她的心上。

  帝北溟见云初玖饱受打击的模样,心里有些不忍,可是为了她能快速的成长起来,必须让她有所改变。

  否则这么下去,早晚有一天会出事。他此时心里很是后怕,如果黑东西没有引来天雷,如果天雷没有按照她说的去劈那个弑杀盟盟主,那么此时的后果不堪设想。

  云初玖呆愣愣的,小白脸说的有道理,上一世过的太过辛苦,这一世我就想过的轻松些,所以我得过且过,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自从穿越以来,我一直顺风顺水,虽然丹田里面有棵怪草让我有些担忧,但是无论是在云家还是在灵华宗,除了几个渣渣,我并没有遇到什么强大的敌人,即便得罪了独孤意,但是有灵华宗做靠山,他也不敢明着把我怎么样。

  而且,我还是牛叉的天雷灵根,即便是天雷都劈不死我,还有擀面棍这样的仙器,所以我飘了!

  我觉得修炼也就那么回事,反正我不用修炼也能轻飘飘的升级,干嘛那么辛苦?!有外力为什么不用?既轻松又方便!

  可是,这次的事情给我敲响了警钟,如果不是金面等人尚存一丝善念,不但我会死翘翘,恐怕便宜祖父他们都会死于非命。小白脸说的对,只有实力才是硬道理,我只有变的足够强,我才能保护想保护的人,过想要过的生活。

  帝北溟见云初玖小脸上不停的变换表情,心里叹了口气,虽然这样说有些伤人,但总比惨剧发生之后她再醒悟要好的多。

  云初玖脸上的神情渐渐由迷茫变成了坚定,对着帝北溟灿然一笑:“男神,你说的有道理,从现在开始,我就要发愤图强,努力修炼,再也不浪费大好光阴了!”

  帝北溟点了点头,很是欣慰,黑东西虽然平时胡闹了些,但是在大事上还是拎得清的。

  云初玖接着说道:“男神,走!咱们去搜弑杀盟的宝库去!我身上的防御灵器都被毁了,这次我一定弄个百八十件的防御灵器挂身上!再搜点毒丹、符篆什么的,以后谁要杀我,我直接就毒死他!”

  帝北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