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男神,我逗你玩呢!不过,这东西该装备还得装备上,多点保命手段总是好的。咱们去问问那些杀手,特么的到底是哪个王八蛋要杀我?”

  帝北溟点了点头,心里叹了口气,黑东西这跳脱的性子恐怕一时半会是改不了,我还要多加督促她修炼才行。

  金面服下丹药,已经醒了过来,听见云初玖问的问题,他摇了摇头:“杀你的契约是盟主亲自下的命令,我们并没有接触过买主,盟主只是把你的资料交给我们,让我们抓住你之后送往龙坪山,买主在那里接人。”

  云初玖皱了皱眉,把弑杀盟盟主储物戒指里面的东西哗啦哗啦都倒了出来,里面有数额不菲的灵石、几件灵器、数瓶丹药之外,还有一块刻有花纹的玉牌。

  “这刻的是彼岸花吧?什么势力是以彼岸花为标记的?”云初玖好奇的问道。

  帝北溟摇了摇头:“从未听说什么势力以彼岸花为标记。”

  云初玖见帝北溟都未见过,只好暂时把玉牌收了起来。

  “云姑娘,不如我们去一趟龙坪山,或许买家会在那里等候。”金面提议道。

  云初玖笑道:“怎么可能?!咱们这里这么大的动静,买主肯定望风而逃了!不过,倒是可以试试,但是成功的几率非常小。一会儿,把你们的飞行灵器借给我,我让人按照约定的时间去龙坪山看看情况。”

  金面点头同意之后,云初玖又拿那些丹药让金面辨认,金面苦笑着说道:“云姑娘,这些除了毒丹之外剩下的都是治标不治本的解药,每月需要服用一次,并不能将我们身上的毒清除干净。”

  云初玖点了点头:“没关系,这些解药数量不少,应该能维持一段时间,我拿一些让祁长老看看,一定能分辨出来里面的草药,到时候对症下药肯定能将你们体内的毒素清除干净。

  金面大哥,洞里面还有几百人,我对他们不了解,是杀是留你看着办吧,这弑杀盟就交给你了,如果以后你们能接护卫的任务,一定通知我,我正好雇佣你们保护云家。”

  金面一愣,他万万没有想到云初玖竟然对弑杀盟毫无兴趣,他本以为即便云初玖不接手,那名被称为尊上的男子也会接手,毕竟弑杀盟也算是很大的一块肥肉。

  如果不是帝北溟之前训诫了一番,云初玖这货肯定要把弑杀盟收入囊中的,她现在已经决定把精力放在修炼上,所以才故作潇洒的这般说。不过这货,早就不要脸的把弑杀盟盟主的储物戒指占为己有了,里面的灵石估计也差不多有弑杀盟一半的身家了。

  “云姑娘,你对我们有大恩,以后云家的护卫就交给我们,只要我们有一口气在,绝对不会让人伤了云家。”金面到现在都觉得是做梦一般,在他们眼里不可战胜的盟主竟然真的死了!

  “在商言商,费用肯定是要付的,你们给我打个八折就好!金面大哥,你们善后吧,我们这就离开了,如果解药有消息,我会托人给你送信。”升米恩斗米仇,所以很多事情还是在商言商比较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