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啸天见云初玖毫发无损的回来了,老泪纵横的说道:“好!好!小九还活着,真是老天有眼啊!”

  云初玖见云啸天一夜之间就苍老了这么多,鼻子一酸:“祖父!都是小九不好,我以后一定不顽皮了,我一定好好修炼,让谁都不敢欺负咱们云家!我还要把我爹和我娘找回来孝敬您老人家!”

  云啸天听见云初玖这么说,更是抱着云初玖痛哭起来。

  “家主,九小姐回来了,您应该高兴才是,再说,这,这还有客人呢!”季管家劝慰道。

  云啸天用袖子擦了擦眼泪,这才发现门口还站着一位气势逼人的年轻人,于是问云初玖:“小九丫头,这位是?”

  “啊,这是我男,我师傅啊,就是当初拍碎咱们云家好几扇门的我师傅!”云初玖脸色微微一红,难得露出了小女儿的娇羞神色。

  云啸天微微一愣:“小九丫头,我记得你当初和祖父说,你师傅长的很难看,疤瘌眼、蒜头鼻子蛤蟆嘴,这位年轻人长相如此俊朗,怎么会是你师傅?”

  云初玖恨不得把云啸天的嘴堵上,祖父啊,你这是要害死我啊!小白脸这下肯定饶不了我!

  帝北溟挑了挑眉,暗地咬了咬牙,很好,黑东西,你等着,有账不怕算,看我怎么收拾你!

  云初玖赶紧补救:“祖父,您是不是上了年纪,记性不大好啊?我当初明明是说我师傅玉树临风、美如冠玉、貌比潘安的!”

  云啸天见云初玖眼睛都快眨抽筋了,干笑了两声:“啊,对!对!我这老骨头上了岁数这记性实在太差,这位,这位公子,你可不要当真啊!”

  帝北溟朝着云啸天施了一个晚辈礼,淡笑道:“前辈不必多虑,小九的性格我很清楚,我不会怪她的。”

  云啸天在帝北溟和云初玖之间扫视了几眼,顿时就明白了两个人的关系,什么狗屁师傅,两人这是好上了?

  “祖父,多亏了男,啊,帝公子救了我,要不然我真的要见不到您了!”云初玖赶紧转移话题。

  云啸天见云初玖难得的露出小女儿之态也不点破,问起了事情的经过。

  云初玖眉飞色舞的把事情挑挑拣拣的说了,总之就是把功劳都推到了帝北溟身上,将自己遭的罪通通简化掉,免得云啸天担忧。

  云啸天听云初玖这么说,对帝北溟的印象好的不得了,小九虽说年龄小了些,但过些天就满十三岁了,倒是可以试着和这帝公子交往交往。

  “祖父,我想了想,您还是把云家迁到灵华城吧,费用问题您不用担心,我现在灵石多的是!搬到灵华城,一来灵气比邺城浓郁很多,二来那里是灵华宗的势力范围,也更安全,最主要的是,离得近,我和哥哥姐姐们能经常回去看您啊!”

  “这,你说的有道理,可是老宅毕竟是祖上留下来的……”

  “祖父,大不了留几个下人看守就是了,咱们又不卖,您要是想回来看看,我就陪您回来住几天。”

  “你让祖父再考虑考虑,你们还没吃午饭吧?咱们先吃午饭,明天祖父再告诉你结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