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发现了真的盟主,原来这些年我们见到的盟主都是人假扮的!”金面说出来一个惊人的消息。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儿?那你们的真盟主还活着吗?”云初玖惊讶的问道。

  “虽然还活着,但被折磨的已经不成人形了,假盟主之所以没有杀掉真盟主,是因为要逼问真盟主一件弑杀盟的秘密,真盟主抗住了严刑拷问没有告诉他,这才活到了现在。”金面唏嘘不已。

  “那你们真盟主是何时被软禁的?”

  “八年前。”

  “那你们就没有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云姑娘,我们也曾经怀疑过,近几年盟主不但让我们服下毒丹,而且性子越发暴戾,最主要的还,还玩弄一些幼女,我们以为是盟主修炼导致的性情大变,根本没有想到会是被人假扮的。”

  “你们弑杀盟那三不接的规矩也是真盟主定的吧?”云初玖问道。

  金面点了点头:“这规矩确实是真盟主定的,假盟主或许是怕露馅,所以并未更改。”

  “难怪,本来我听了这三条规矩,觉得你们弑杀盟盟主还是不错的,没想到见到后竟然是个老王八,原来是假冒的。”云初玖当初决定去说服弑杀盟盟主也是因为这三条规矩,哪里想到竟然是人假扮的。

  云初玖并没有问金面假盟主想要知晓什么秘密,人家真盟主拼着老命保住的秘密,一定是对弑杀盟非常的重要。

  没想到,金面竟然主动说道:“云姑娘,我们盟主感激您挽救了弑杀盟,让我转告您,那个假盟主想要知道的事情是关于地玄之眼的。”

  云初玖一脸的茫然,地玄之眼是个什么鬼东西?!

  帝北溟却是一惊,他给云初玖解释道:“每个大陆都会有地玄之眼,地玄之眼源源不断的输出地玄之气,灵气就是由地玄之气形成的。

  地玄之眼蕴含巨大的能量,如果人在其中修炼就会有惊人的修炼速度,不过,如果地玄之眼被破坏,那整个大陆就会失去灵气。”

  “啊,卧槽!那个假盟主所图不小啊!那他肯定不是一个人,这刻有彼岸花的玉牌应该就是那个组织的信物,他们难道是想毁了青玄大陆不成?”云初玖吃惊的说道。

  帝北溟的眉头紧紧皱起,这个组织既然所图如此之大,恐怕并不是青玄大陆的人,那究竟来自哪里?

  “那你们盟主到底知不知道地玄之眼的所在?”云初玖好奇的问道。

  金面摇了摇头,苦笑道:“我们盟主根本就不知道,不过是为了保住性命一直哄骗于那位假盟主,也不知道那人为何认为我们盟主知道地玄之眼的消息,我们弑杀盟也算是遭了无妄之灾。”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那位真盟主未必就真不知道,不过经此一事已经成了惊弓之鸟,自然是极力否认。不过我对那地玄之眼没有兴趣,他知不知道与我也没有什么关系,只是这背后的势力一定不容小觑,只是不知道雇佣假盟主杀我的人是否与这个势力有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