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看着床榻上面色惨白的云初玖,心里的钝痛犹如刀割一般,前一刻还娇俏的朝自己炫耀的小人儿,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帝公子,小九以前可曾有什么隐疾?”祁长老找不到云初玖的病因,也是急的满头大汗。

  帝北溟神情一动,难道是黑东西丹田之内的那棵怪草?上次就是因为怪草和太虚镜打了起来,黑东西才会疼痛难忍,这一次会不会又是那棵怪草捣的鬼?

  “祁长老,如果丹田之内有异物的话,能不能取出来?”

  “丹田之内有异物?这怎么可能?!人的丹田脆弱无比,别说有异物了,就是稍微修炼不当都有可能造成丹田出现裂痕,如果丹田被毁,那么此人的修炼也就到尽头了!”

  “那如果真的有异物呢?”帝北溟也觉得这种情况匪夷所思,但是黑东西的丹田之内确确实实有异物,特么的,还不是一个,是两个!

  “这种情况即便真的存在,那也取不出来!除非破腹将丹田取出,那此人也就变成了废人,此生无法再修炼。”祁长老的猛的一愣,然后惊恐的看向床榻之上的云初玖:“帝公子,你的意思不会是说,是说,小九丫头的丹田之内有东西?”

  帝北溟扫视了一眼,见屋子内都是可以信赖的人,这才低沉的说道:“不错,小九的丹田之内长了一棵草,我怀疑就是因为那棵草,小九才会变成这样。”

  什么玩意?

  屋子里面的人都觉得帝公子八成是疯了!

  这说的莫不是疯话?!

  丹田里面长草?卧槽,你以为那是田地呢?还长草?!简直荒谬至极!

  “帝公子,你说的是真的?”祁长老也觉得这个帝公子八成是伤心过度,都开始说胡话了!

  “千真万确!小九的丹田之内确实有一棵草!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将其取出来?”

  祁长老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帝公子,我刚才已经说了,除非破腹把丹田取出来,可是那样的话,即便成功,小九丫头也不能继续修炼,实属下策。”

  帝北溟也知道这是强人所难,毕竟丹田长草这种事情,数万年以来也就黑东西这么一个特例,他点了点头:“你们先回去吧,我想和小九单独待一会儿。”

  祁长老心说这里是我的房间啊,不过知道此时帝北溟心乱如麻,也不好多说,随着众人出去了。

  帝北溟握着云初玖冰冷的小手:“小九,你不是说过你是死不了的小祸害吗?你不是说过你是最厉害的吗?我这里还有你的一百块极品灵石呢!你要是不醒过来,我就占为己有,你一定舍不得的对不对?你要是舍不得,你就赶快醒过来……”

  帝北溟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他只有不停的说才能不去想如果黑东西永远醒不过来怎么办,只有不停的说才能让自己感觉黑东西还活着。

  帝北溟尽管说的嗓子都嘶哑了,云初玖依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而且脉搏更加的虚弱,身体里面的生机快速的在流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