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走出房间,对祁长老说道:“祁长老,我这就回天元大陆找我师傅,如果能找到自然是最好,如果找不到,我也会在两天后返回。到时候就请您把小九的丹田取出来吧!修炼虽然重要,但是保住小九的命更重要,总会找到丹田再造的办法的。”

  祁长老点了点头:“帝公子,你也不要太过伤心,小九丫头吉人自有天相,说不定事情会有转机。”

  帝北溟点了点头,当即乘坐飞行灵器返回天元大陆,寻找自己的师傅天池老人。天池老人居无定所,此时应该在某处闭关,帝北溟上次就给其发过传声符,可惜一直没有回音。

  帝北溟心里知道能找到天池老人的几率非常的低,但是即便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也要试一试!

  帝北溟不是没有想过找天元大陆其他的大能帮云初玖诊治,可是一来云初玖灵力低微,无法进入天元大陆;二来,那些大能均是居无定所,自己短时间内无法找到;三来云初玖身上的秘密实在太多,弄不好不但没能治病反倒是招来祸患。

  帝北溟日夜兼程,将飞行灵器的速度发挥到了极限,自己和手下分别去了天池老人可能去的几个地方,还是没有找到天池老人的下落。

  帝北溟即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觉得万念俱灰,虽说有丹田再造之术,不说其有多难,即便是再造成功,但是再造的丹田极其脆弱,一不小心就会再次破碎,弄不好还会丢掉性命。

  帝北溟回到灵华宗,祁长老等人一见帝北溟的表情,就知道他无功而返,祁长老叹了口气:“帝公子,这是小九丫头的劫数,你也不要太过难过了。”

  帝北溟两天两夜滴水未进,形容憔悴,嘶哑着声音问道:“小九怎么样了?”

  “恐怕挺不到明天早晨!帝公子,我已经准备好了割腹取丹田所用的工具和药丸,你进去看看小九丫头,咱们抓紧时间吧!”祁长老虽然知道将丹田取出是下下之策,但是如果不马上把丹田取出,恐怕小九丫头真的要没命了。

  帝北溟进到屋子里面,只见床上的云初玖毫无生气的躺在那里,如果不是胸口还微微的起伏,简直和死人无异。

  帝北溟跪在床边,抓住云初玖的手,眼泪掉了下来:“小九,是我无能,我没有能找到我师傅,我没有办法保住你的丹田,如果你醒过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废人,你肯定会怪我的对不对?!

  可是,我没有办法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你死去,哪怕有一线生机,我也要你活下来!你放心,我会陪着你找到我师傅为你再造丹田,再寻遍所有延年益寿的天材地宝,从此往后,你不用再辛苦的修炼,我会陪着你,护着你,你不是喜欢看话本吗?我让人把所有的话本都买来,我陪着你看,好不好?”

  帝北溟多么希望云初玖此时睁开眼睛,笑眯眯的朝自己说“你不要反悔哦!”,可是云初玖依然毫无生气的躺在那里,仿佛永远的陷入了沉睡之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