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在床上方的“云初玖”笑的花枝乱颤,哎哟哟,小白脸说起情话来,还挺叫人感动的!

  “云初玖”笑完,咧着嘴就嚎啕大哭起来!

  妈蛋!谁特么的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缕游魂能淡定?!

  云初玖恢复意识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躯体躺在床上,而自己却飘在半空中!她最开始有些懵逼,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一个我?

  后来才发现原来自己是灵魂出体,成了一缕游魂!

  云初玖就像一个看客似的,看着帝北溟和祁长老等人在那讨论自己的病情,最开始这货还没心没肺的觉得挺好玩的,飘下来去摸帝北溟的脸,可惜自己的手竟然穿过了帝北溟的身体,什么也没有摸到。

  这货这才有些着急,想要回到自己身体里面去,可是每一次都是穿体而过,根本没有办法和身体契合在一起!

  这货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撞了几百次,依然回不到身体里面去,就开始嚎啕大哭!

  “贼老天!你是见不得我好啊!我刚刚变成了小美人,你就给我来了这么一出!”

  “呜呜!我还没有来得及把小白脸糟蹋了,就这么死翘翘了!天啦噜,如果我死了,小白脸就要便宜别人了!”

  “靠!我还不知道是谁要杀我,我简直是死不瞑目啊!”

  “我还没有找到养父母,还不知道我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就要哽屁了,我实在是不甘心啊!”

  ……

  云初玖尝试了各种办法,还是无法回到身体里面去,这货也就随遇而安了,或许是因为我是穿越来的,所以就魂魄离体了!

  罢了,反正这两年时间就是捡来的,临死前,我再出去转一圈,呜呜,看看熟悉的人和兽吧!

  云初玖试图飘出去,可是她发现,她并不能离开躯体距离太远,只能在这个屋子范围内飘来飘去!

  云初玖无聊的想撞墙,当然这货也真的撞了,但是魂体穿墙而过,根本没有半点损伤。

  现在听见帝北溟这么深情的述说,这货咧着嘴就嚎上了!

  “呜呜,我的小白脸,我也舍不得你啊!可是咱俩注定是有缘无分了!”

  “特么的!我要是知道是谁让我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的,我饶不了他!”

  “小白脸说是怪草惹的祸,真的是狗尾巴害我?呜呜,我就说,我就是冬虫夏草的那条虫,我就是被养肥待宰的猪啊!”

  “狗尾巴,你害了我,你也好不了!哼!一会儿,祁长老把我的丹田取出来,小白脸一定把你碎尸万段!”

  “还有那破镜子!还狗屁神器呢!你就眼睁睁看着你房东被害死了?你就不怕以后没有房子住了?我要是你,我就拍死狗尾巴!”

  云初玖正碎碎念的时候,就见祁长老拿着一些准备给云初玖取丹田的工具走了进来了:“帝公子,时间差不多了,如果再耽搁,恐怕小九丫头挺不到那个时候了。”

  帝北溟点了点头:“那就开始吧!”

  云初玖此时心情是复杂的,特么的,仍凭谁看着自己被开膛破肚也不会好受的有没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