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公子,你掰开小九丫头的嘴巴,我把这枚麻醉丸喂给她!等麻醉丸生效之后,我再进行割腹。”祁长老对帝北溟说道。

  帝北溟掰开云初玖的嘴,祁长老刚把丹药放到云初玖的唇边,丹药竟然滋溜一下被吸了进去!

  祁长老和帝北溟都是一愣,祁长老惊喜的说道:”小九丫头,是小九丫头醒了吗?”

  帝北溟心里又喜又怕,紧张的看着床上的云初玖,可是云初玖的脸色依然惨白,毫无生气的躺在那里!

  “难道是老夫手抖了?我再喂小九丫头一枚凝血丹试试。”祁长老示意帝北溟再次掰开云初玖的嘴巴,祁长老微微颤抖的把凝血丹放到云初玖的唇边,然后丹药再次滋溜一下被吸了进去!

  浮在半空中的“云初玖”不由得撇了撇嘴,一定是那个该死的狗尾巴搞的鬼,这货肯定是饿了!

  该!叫你把我折腾死了!这回你也要完蛋了!

  “帝公子,这,这是怎么回事?小九丫头并没有醒,为何这丹药会自己被咽下去?”祁长老吃惊的问道。

  帝北溟眉头紧锁,突然眼睛一亮!他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瓶丹药,一颗接着一颗的塞到了云初玖的嘴里面。

  祁长老一脸的震惊!

  这个帝公子又在发什么疯?!

  丹药是这个吃法吗?!

  “帝公子!你住手!你这是要害死小九丫头不成?!”祁长老怒声喝道。

  “祁长老!这,这没准是救小九的办法!那棵怪草平时就喜欢吞食丹药,没准将它喂饱了,小九就会醒过来!”帝北溟颤抖着声音说道。

  什么玩意?

  丹田里面长草就够稀奇古怪的了!居然还吞食丹药,你确定你说的是草?

  祁长老见帝北溟的样子不像是说假话,只好傻愣愣的看着帝北溟一瓶接着一瓶的往云初玖嘴里塞丹药。

  祁长老惊奇的发现,随着丹药越塞越多,云初玖的脸色竟然不那么苍白了!

  飘在半空中的“云初玖”摸着下巴大骂:“靠!从现在的种种迹象看来,这次的事情肯定是狗尾巴搞出来的!该死的狗尾巴,你等着!如果我就这么死了也就罢了,如果我活过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很快,帝北溟储物戒指里面的丹药就喂的所剩无几,祁长老赶紧拿出来几瓶丹药递给帝北溟,哪里想到帝北溟把这些丹药放到云初玖嘴巴里面,竟然被吐了出来!

  帝北溟和祁长老都是一愣,帝北溟皱了皱眉,然后眼睛一亮:“一定是那棵怪草嫌弃这丹药等级有些低,祁长老,快,快去灵药园多弄一些高阶的药草来,弄碎喂给小九!”

  祁长老一脸懵逼的跑出去薅药草了!

  这特么是什么草啊?!长在丹田里面不说,竟然还吞食丹药,最可气的竟然还挑三拣四,真是太奇葩了!

  轩辕掌门等人本来都在外间等候,见祁长老像兔子似的蹿了出去,不大一会儿又飞奔回了屋子里面!

  众人忧心忡忡,莫非是出现了什么紧急情况?希望一切顺利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