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长老算是下了血本了,摘的全都是高阶灵药,就连血无极新拿来的那十株地阶上品药草也就拿了过来。

  飘在空中的“云初玖”很是感动,啧啧,虽然我很不着调,但是这人缘还是很好滴嘛?!祁长老这么抠门的人,竟然把这些好药草都拔了,真是让人好感动!该死的狗尾巴!你等着!你吃了我的,早晚我让你都吐出来!

  祁长老把那些药草弄碎,喂给了云初玖,果然这回不往外吐了,咽的那叫一个欢快,那叫一个迫不急待!

  祁长老的三观都被刷新了!也就云初玖这个小妖孽丹田里面会长这么奇葩的草了!

  随着药草喂的越多,云初玖的脸色逐渐变得红润,脉搏也变得有力起来,帝北溟和祁长老两人狂喜不已!太好了!小九有救了!

  “帝公子,既然小九丫头有所好转,我们暂时就别再继续喂药草了,老夫守着她,你先休息休息,别小九丫头醒过来你再病倒了!”祁长老对帝北溟说道。

  帝北溟摇了摇头:“我就在这里打坐即可,您回去休息吧。”

  两人都不放心云初玖,干脆两个人都留了下来。

  可是,他们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虽然云初玖有所好转,但是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云初玖依然没醒。

  “这是怎么回事?照理说小九丫头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为何还不清醒呢?”祁长老疑惑不解。

  帝北溟也是紧皱双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初玖”飘在空中指着自己的肚子大骂:“妈蛋!靠!天啦噜!卧槽!你个该死的狗尾巴!你是不是在打着鸠占鹊巢的鬼主意?!”

  “你以为你占据了我的身体,我男神就会每天给你喂丹药喂药草?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我男神英明神武,很快就会戳穿你的鬼把戏!到时候把你弄出来,我用脚踩!用大菜刀砍!用擀面棍捶!用油锅炸!我就不信我弄不死你!”

  正在床边看着云初玖的帝北溟发现云初玖抖了一下,不由得惊喜的喊到:“祁长老!小九动了!小九刚才动了一下!”

  祁长老也赶忙上前,一脸期盼的盯着云初玖,希望她马上醒过来。

  飘在空中的“云初玖”见狗尾巴害怕了,继续骂道:“狗尾巴!你个不仁不义的坏草!如果没有我,你还是颗种子!我就相当于你娘!你竟然想要杀掉自己的娘,你个白眼草!你就算占据了我的身体,你以后也没法在草界混了!你就会遗臭万万年!”

  床上的云初玖抖的更厉害了!

  “云初玖”决定再接再厉,于是接着说道:“狗尾巴,你不会就这么容易满足了吧?这些破烂货药草你就满意了?你要是害死了我,你再也吃不到那种金色丹纹的丹药!

  如果我不死,我会越变越厉害,以后别说地阶上品药草了,就是天阶药草也是手到擒来!我说的已经够明白了,你是要做一个无耻的白眼草还是做一个有操守的良心草,你自己决定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