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云初玖的丹田之内,那棵怪草已经长出了第四片叶子,由于吞食了大量的丹药和药草,四片叶子油亮油亮的。

  它听到云初玖的话,叶子不停的摇摇摆摆,似乎是有些拿不定主意。

  云初玖又接着说道:“小静静,如果我死了,你可就没地方住了!你的那些残片还想不想要了?你就不想再次变成威风凛凛的神器?”

  太虚镜颤了颤,然后朝着怪草的根茎猛地撞了过去!

  床上的云初玖疼的抽搐了一下,头上顿时就冒出了一层冷汗。

  帝北溟和祁长老吓了一跳,可是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能干着急!

  飘在空中的“云初玖”蹦高给太虚镜呐喊助威:“小静静!干的好!反正我也活不成了,莫不如把狗尾巴弄死!使劲撞!把这棵忘恩负义的白眼草弄死!”

  “云初玖”正喊的起劲儿的时候,突然一阵巨大的吸力袭来,紧接着就是丹田之处传来的剧痛!

  “靠!疼死我了!小静静住手!房东我回来了!”云初玖发现自己魂体合一了,赶紧制止太虚镜。

  太虚镜又狠狠撞了怪草一下,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地盘上。

  怪草注意到了云初玖的神识,四片叶子都蜷缩了起来,一副没脸见人的模样!

  “狗尾巴,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样的鬼心眼,竟然想鸠占鹊巢,真是黑心肝的白眼草!你等着,我饶不了你,我现在就割腹,这丹田姑奶奶不要了!小静静,你放心,我会好好善待你的!至于狗尾巴你,哼!油炸、刀砍、鞭抽十八般酷刑等着你!”

  怪草的根茎不停的颤抖,四片叶子也不停的摇摆,就像人在求饶一般。

  云初玖冷哼一声:“虚伪!我以前就是被你的虚伪给骗了!这一次,我说什么也要把你取出来!我倒要看看你的心是不是黑的!你个黑心肝的白眼草!”

  怪草停止了颤抖,似乎是在犹豫,然后云初玖就发现,从怪草身上有丝丝缕缕的绿色光点散发出来,游走进了云初玖的筋脉之间。

  云初玖觉得四经八脉都舒坦的不得了,仿佛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气,身上的经脉更加的坚固,咳!咳!似乎连胸前都微微鼓起了两个旺仔小馒头。

  云初玖这货眼睛一亮,哎呦喂,这怪草竟然还有这样的功效?!那以后我用胸闷死小白脸的计划岂不是很容易就实现了?!

  帝北溟和祁长老两人一愣懵逼的看着床上的云初玖,这一脸猥琐笑容的是个什么鬼?!小九丫头不是被鬼附身了吧?!

  “小九?小九?你醒了吗?”帝北溟微微颤抖着声音问道。

  云初玖睁开眼睛,干笑了两声:“男神,让你担心了,话说,你说过的话还算不算数?是不是可以让暗风五帮我买话本去了?”

  帝北溟跪坐在床边,一把抱住云初玖,将头伏在云初玖的身上,半晌无言!

  祁长老见状,识趣的退了出去,此时他才想起自己那些药草,心疼的直哼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