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先是一愣,继而被巨大的狂喜所淹没,他好想把眼前这个小人儿搂在怀里,每时每刻都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

  “小九,我会等你的,无论等多久,我都会等你。”帝北溟眼里满是柔情,眼里只有一个娇俏的身影,仿佛其余的人和物都已经不存在了。

  云初玖和帝北溟说话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是血无极灵力高超,还是听见了,心里酸酸的,连带着鼻子和眼睛也有些发酸。

  小九妹妹,你为什么就看不到我的好呢?我明明比那个面瘫好上一千倍!你竟然对他许下这样的承诺,你真是太让我伤心了!

  血无极也没有心情继续待下去了,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小九妹妹,我先回去了,改天再来看你。”

  “乌鸡哥哥,再见,有时间来找我玩啊!”云初玖小脸蛋红扑扑的,笑眯眯的朝血无极摆了摆手。

  血无极的心更酸了,小九妹妹肯定是因为帝北溟那个面瘫才脸红的,我的心都要碎了……

  “花花,你知道心碎是什么感觉吗?你家少主我的心马上就要碎了!”血无极有气无力的说道。

  暗卫花花又是担心又是生气,心说,该!你这是自找的!都告诉过你人家帝北溟和云初玖两情相悦,你不要掺合,结果到底动心了,现在又来嚎,有用吗?!

  “花花,本少主问你话呢?你哑巴了?”

  暗卫花花恭敬的说道:“少主,心碎了的话人马上就会死去,您要不要先吃几粒丹药?”

  血无极气的差点哽的一声晕过去,偏偏花花的话从字面上还挑不出什么毛病,他咬了咬牙:“花花,好,很好,你们都欺负我,我的心啊,马上就要碎掉了!小九妹妹,呜呜,小九妹妹……”

  “啊嚏!啊嚏!奶奶个熊的!谁在骂我?!”云初玖打了两个大喷嚏。

  “小九,你不会是感染风寒了吧?”云啸天担忧的问道。

  “祖父,您放心吧,我这身体好着呢,一定是哪个王八蛋背后说我坏话呢!祖父,您就在灵华宗多住几天吧,我陪着您好好逛逛。”

  “明早祖父就回去,轩辕掌门能让祖父陪你过生日,祖父就很满足了,你要是想祖父了,有时间就回去,祖父让人给你做好吃的!”

  云初玖莫名的就觉得鼻子有些酸:“祖父,我觉得我好幸福,有你,有哥哥姐姐,还有我男神,真希望永远都这样。”

  云啸天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傻孩子,没有什么事情是永远的,不过,你要记住,幸福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如果是别人说这样说教的话,云初玖一定会甩他一对白眼,可是这话从云啸天嘴里说出来,她就觉得很温暖。

  晚上,众人都纷纷告辞,云啸天去了云初肆的院子,这老爷子见帝北溟留在了云初玖的院子里面,心里就有些犯嘀咕,难道这俩孩子已经住在一起了?

  云初肆见祖父担忧,就把之前几兄妹劝诫云初玖的事情跟云啸天讲了一遍,然后笑着说道:“祖父,您放心吧,小九心里有数,不会做出过分的事情。”

  云啸天点了点头,云家现在可谓是前程似锦,几个后辈都进入了灵华宗,而且还是内门弟子,更不用说还有小九这个真传弟子了,可是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是有隐隐的不安。

  云啸天暗地了摇了摇头,人上岁数了,就是爱胡思乱想,估计是上次被惊吓着了,一定是我想多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