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气的直咬牙:“鸟叫师兄!滚粗!友尽!友谊的小船彻底翻船了!再也不见!”

  鸟叫师兄?

  石轩和耿易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小九师妹,你太有才了!鸟叫?哈哈哈,凤鸣可不就是鸟叫?凤鸣,没想到你的名字是这么个意思。”

  “凤鸣,以后我们就都叫你鸟叫好了!哈哈哈!艾玛,简直逗死我了!”

  凤鸣觉得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他一定不会说那番云初玖被劈成光瓢的话,得罪这个小变态,简直是自己找虐啊!

  云初玖见凤鸣一脸的生无可恋,心里的气才顺了些,被劈成光瓢是我的黑历史,以后谁丫再敢提,我非得弄死他不可!

  凤鸣干笑了两声:“小九师妹,师兄一时激动,咳咳,说错话了,这,这鸟叫师兄就不要再叫了吧?要不然师兄这好不容易营造的风光霁月的形象就全毁了。”

  云初玖撇了撇嘴,为毛我身边的人都这么自恋?小白脸、乌鸡脑袋还有鸟叫师兄都是不要脸的主,为毛就不能像我这样低调呢?!

  “小九师妹,别搭理鸟叫,你快回答我们的那些问题,为什么你不用结印就能发出闪电啊?”石轩一脸的好奇。

  云初玖耸了耸肩膀,摊了摊手:“我也不知道啊,或许是因为天雷灵根的缘故吧!”

  “小九师妹,前段时间中峰后山五个多时辰的雷劈是不是劈你的?你怎么抗住的?”

  “是啊,天道看我不顺眼,就想把我劈死,可惜劈来劈去我还是这么活蹦乱跳,是不是挺气人?嘻嘻!”云初玖边说边咯咯直乐。

  本来凤鸣三人见云初玖资质这么逆天,就感觉和她有了距离感,可是一听云初玖这么不要脸的话,顿时觉得不管资质怎么逆天,这就是一个跳脱的小丫头嘛!于是,那一丝距离感也就不存在了。

  云初玖挑挑拣拣的回答了他们的提问,然后暗戳戳的又把灵力调回到了炼灵八层。

  凤鸣三人眼角抽搐了一下,这丫是真坏啊,典型的扮猪吃老虎,谁要是不长眼睛的要惹她,简直是自己找虐啊!

  四人商量了一下,眼前的这座矿石能挖出稀有矿石的几率实在太低,于是,决定绕过这座矿山寻找新的目标。

  “靠!这破山矿石质量不怎么样,可真是够大的!咱们都走了快一天了,还没有看到尽头。”云初玖抱怨道。

  凤鸣三人都已经没有力气抱怨了,这个小九师妹仿佛不知道疲倦一般,一直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他们也不好意思喊累,只能硬挺着,全身都要散架了,天灵根果然不是我们这凡夫俗子能比的。

  “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我爬到山顶看一看,如果可以,咱们翻过去吧。”云初玖征求凤鸣三人的意见。

  “小九师妹,这矿山表面太过光滑,恐怕不太好攀爬啊!”凤鸣有些担忧的说道。

  “没事儿,我有秘密武器!你们就瞧好吧!”云初玖狡黠的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