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凤鸣正在喝水,听云初玖这么一说,嘴里的水都喷了出来!

  “小九师妹,你说什么胡话呢?哪有给包子相面的?!”

  “切!这你就不懂了吧?!包藏祸心怎么来的?”云初玖鄙夷的看了凤鸣一眼。

  “包藏祸心?包藏祸心跟包子有什么关系?”凤鸣挑了挑眉,不解的问道。

  “包藏祸心就是包子里面藏毒了呗,这就叫包藏祸心,所以我得给这包子相相面然后再吃!”云初玖边说边用眼睛的余光瞥向卓飘雨。

  果然,卓飘雨涨红了脸,气愤的说道:“云师妹,我好心好意给你包子,你不吃也就罢了,竟然还污蔑我下毒,你不吃就还给我!”

  卓飘雨说完就过来抢云初玖手里的包子,云初玖往旁边一闪,笑眯眯的说道:“卓师姐,你这么大反应做什么?我只是在和凤鸣师兄开玩笑呢!”

  凤鸣也站起来打圆场:“就是!就是!小九师妹在和我看玩笑呢,包藏祸心也不是她那个解释法,她就是胡说八道呢!小九师妹,赶紧好好吃包子,别开玩笑了。”

  卓飘雨见此,只好瞪了云初玖一眼,坐回了远处,心里暗骂,贱人,你不用得意,只要你吃了包子,你就死定了!我们大家都吃了包子,只有你一个人中了毒,你也赖不到我头上。

  云初玖拿着包子笑眯眯的说道:“这包子可是卓师姐送给我的呢,我可舍不得就这么吃了,我收起来,留着以后慢慢吃。”

  云初玖说完把包子收进了储物戒指,然后拿出小炼丹炉,慢悠悠的烧开水,往里面下肉片。

  卓飘雨和丁浪的脸色都变了几变,如果云初玖把那个包子带回灵华宗再吃的话,她一死,祁长老一定能发现她是中了毒炎丹的毒,那就糟了!

  卓飘雨找了个借口,把丁**到一旁。

  “丁师兄,那个贱人实在是太狡猾了,不知道是不是她发现了什么,她竟然没吃那包子,如果她回去再吃,那就糟了!”

  “她未必是发现了什么,或许只是想吃火锅而已,没关系,反正时间有的是,我这里还有两枚,你找机会再动手不迟。”丁浪又递给卓飘雨两枚毒炎丹。

  卓飘雨接过两枚毒炎丹收好,这才和丁浪回到了休息的地方。

  晚上休息的时候,凤鸣将篝火挪开,朝着云初玖招了招手:“小九师妹,这里已经被烤的很热乎了,晚上你睡这里吧。”

  “谢谢凤鸣师兄!那我就先睡了啊,这一天实在是太累了。”云初玖铺上被褥,美滋滋的躺在上面睡着了。

  吴艳羽和卓飘雨两人气的要死,好在吕士和另外两个弟子也学着凤鸣的样子,把另一堆篝火挪开,让两人躺了上去。

  卓飘雨又试着把另外的两枚毒炎丹放进别的食物里面,豪无例外的都被云初玖收进了储物戒指,就是不吃,卓飘雨气的差点吐血,只好再次和丁浪商量对策。

  “丁师兄,这个贱人实在是太精了,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绝不能让她活着回去,我们见机行事,她灵力最弱,如果有妖兽来袭,想办法引到她身边去。”丁浪恶毒的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