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墨宇给白墨柔使了个眼色,两人走到那位美妇前面,跪倒在地:“多谢苏长老仗义相助!

  苏长老只是用眼角扫了两人一眼,淡淡的说道:“起来吧!既然是嫣然的亲戚,不用见外!”

  白墨宇见苏长老并没有问事情的缘由,显然是不打算再插手,他暗地咬了咬牙,准备孤注一掷:

  “苏长老,话虽如此,还是要多谢您!那个云初玖手里有一种神秘的毒药,要不是您出手相助,我妹妹今天必定凶多吉少!”

  苏长老果然有了兴趣:“神秘的毒药?”

  白墨宇心头一喜:“不错,我妹妹已经遭了两次道了!中毒之后,我妹妹除了脑袋能动之外,身体的其余部分都不能动!”

  “哦?还有这样的毒药?”苏长老这次是真的来了兴趣,即便是散灵丹也只是让人不能运用灵力,这种压根就不让人动弹的毒药可以媲美禁锢符了!

  毒药可比禁锢符隐蔽的多,况且禁锢符价格不菲,如果能取得这个丹方,那真是不虚此行啊!不过,取得丹方之后,那个什么云初玖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以后,这个丹方就是我苏若云独有了!

  “千真万确!嫣然妹妹也可以为我作证!”白墨宇心头巨喜,云初玖你死定了!

  苏嫣然眼神闪了闪,她虽然不喜白墨宇利用苏长老报仇,但是她见苏长老对毒方很感兴趣,也附和着说道:“姑婆,上一次墨柔妹妹确实被那个云初玖给下了毒,最后还花了五十万两银子才被那个云初玖治好!”

  苏长老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本来只是来采几株这里独有的青羽蒿,没想到有这么大的收获!

  罗隐一直在旁边察言观色,知道现在是立功的好机会,他颐指气使的说道:“谁是云初玖?赶紧把毒方给我们苏长老献上来!否则,哼!”

  云家的人听白墨宇说的时候就知道大事不好!现在听罗隐如此说,都纷纷劝云初玖把毒方献出去,毕竟毒方再重要也没有命重要啊!

  云初玖心头好比有一万头神兽咆哮而过!

  妈蛋!我上哪里给她弄毒方去?!

  再说,即使有毒方,恐怕献完之后,也得被灭口!恐怕云家也会受殃及!这个白墨宇实在是该死!

  即便我实话实说把点穴之法告诉他们,也是一样的结果,这可如何是好?

  苏长老见云初玖一直未搭言,不由得冷哼一声,巨大的威压就袭向了云家众人!

  云家众人承受不住,纷纷瘫倒在地,本来就有伤在身的护卫更是直接吐了血!

  云初玖倒没感觉到什么异常,她眼珠转了转,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云初玖干脆站起身来,傲然道:“苏长老!事到如今,我也只好实话实说,那毒药是我师父给我的!你想要毒方,尽管找我师父便是!”

  苏长老见云初玖居然对自己的威压无感,不由得心里起疑:“你师父?你师父是何人?”

  “我师父不允许我对外说他老人家的名讳,他和我说遇上强敌的时候,只需说他老人家是灵华宗的长老即可!如果有不买账的,他老人家自然会替我主持公道!”云初玖小脸上满是倨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