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嫣然走出人群,冷笑着说道:“曲长老,我承认,我是追杀过云初玖,但是我们并没有杀掉她,在进入古矿场试炼半个月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和凤鸣等人。

  如果你想找到他们的下落,不妨问问你们灵华宗的卓飘雨和丁浪,他们俩与云初玖之间仇恨更大,贵派弟子之间的关系还真是有趣啊。”

  曲长老听完苏嫣然的话,下意识的就回身看向卓飘雨和丁浪,只见两人目光躲闪,显然是之前的回答有所隐瞒,顿时气的咬牙切齿。

  “无论如何,天门派公然在古矿场之内追杀我灵华宗弟子,这口气我们灵华宗不会就这么咽下的,如果你们天门派不给我们一个交待,那么地火供应就此中断。”曲长老怒气冲冲的说道。

  张长老冷笑道:“苏嫣然说的很清楚,云初玖等人并不是我们天门派杀的,是你们灵华宗的内讧所致,与我们何干?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那就等着我们独孤掌门和你们轩辕掌门交涉吧!我们走!”

  张长老说完,带着天门派的人扬长而去。苏嫣然虽然没有亲手杀了云初玖有些遗憾,但是云初玖没有被弹送出来,一定是死在里面,真是报应。

  天剑派和碧霄宫的人劝了萧长老和曲长老几句,也都带着各自的弟子离开了古矿场。

  曲长老命令灵华宗众人原地扎营,然后单独审问丁浪和卓飘雨。

  两人一口咬定,苏嫣然是在挑拨离间,两人之所以神色慌张,那是因为担心云初玖等人的安危所以才会这样。

  曲长老不禁冷笑连连,将两人禁锢灵力之后派人看管,然后又单独审问了吴艳羽、吕士和另外三名弟子。

  吴艳羽胆子小,而且自认为她的责任最小,于是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讲了一遍。吕士和另外三名弟子也没有抗住萧长老的威压,将事实真相讲了一遍。

  “什么?卓飘雨和丁浪竟然做出如此恶毒之事?竟然为了保命逼迫小九丫头自尽?!”曲长老气的胡子翘起多高。

  萧长老等人也是震惊不已!

  卓飘雨在年轻一代弟子当中一直口碑不错,人不仅长得好,而且性情善良大方,没有一个人不说她好的,没想到竟然做出如此恶毒的事情。

  虽然有些震惊,但是不仅苏嫣然如此说,就连吴艳羽等人也都招认了,那此事必然是真的!

  曲长老当即就让弟子把卓飘雨和丁浪押了上来,两人本来还想狡辩,可是看到一旁的吴艳羽等人,知道事情肯定败露了。

  卓飘雨恶毒的瞪了吴艳羽一眼,贱人,没想到平时对我言听计从,关键时刻竟然出卖了我,我饶不了你!

  吴艳羽被卓飘雨恶毒的眼神吓的瑟瑟发抖,可是相比较于门规处置,她宁愿得罪卓飘雨,出卖同门那可是大罪,卓飘雨这一次肯定要栽了。

  “卓飘雨、丁浪,他们几个已经将事情经过如实说了,你们两个还有什么可说的?”萧长老面沉似水,厉声喝问。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