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飘雨露出一副自责内疚的神情:“众位长老,是,我承认,我确实做了对不起云师妹的事情,我不应该威逼她自尽。但是,我不是为了我自己,当时苏嫣然带着上百天门派的弟子将我们围困,我做这个决定也是迫不得已啊!

  我当时心里也是痛苦纠结的,可是我觉得相比较于九位师兄妹的性命让云师妹牺牲是最好的选择。我相信别人心里也是这个想法,但是他们碍于情面不好意思张口,所以我就决定由我做这个恶人!

  我当时都已经想好了,只要我们平安出了古矿山,我就会写信给父亲,让他尽最大的努力补偿云师妹的家人。而且,我也会尽全力,杀了苏嫣然为云师妹报仇血恨。”

  萧长老听了卓飘雨的话,眼里除了愤怒之外还有浓浓的失望之色,袁峰主一直把卓飘雨当成亲生女儿一般疼爱,只收了这么一个真传弟子,将全部的心血都放在了卓飘雨身上,没想到最后竟然养出来一头白眼狼!今天她能为了活命出卖云初玖,以后就会为了利益出卖袁峰主出卖灵华宗!

  萧长老又将目光看向丁浪:“丁浪,被困的十个人中,你的年纪最长,入门时间最长,你为什么不阻止卓飘雨,反而还助纣为虐,帮着一起威逼云初玖,甚至还对凤鸣三人动手?”

  丁浪心里冷笑,是啊,我入门时间最长,可是你们给了我相应待遇吗?同样是真传弟子,我和凤鸣三人根本就没法比!甚至连云初玖这个废物,我都比不上!祁长老那个老匹夫对云初玖比对我好百倍,凭什么?!

  不过,这些心里话他自然不会说出来,他脸上也露出自责愧疚的神色说道:“众位长老,我和卓师妹的想法是一样的,那就是以最小的牺牲换取更多人的性命,当时事态紧急,我见凤鸣他们固执己见,就只好动手让他冷静冷静。”

  众位长老脸上都露出浓浓的失望和愤怒之色,这两个人明明就是贪生怕死,却把话说的冠冕堂皇,毫无悔改之心,实在是无可救药!

  曲长老气的就要当场直接把卓飘雨和丁浪拍死,这样出卖同门的败类,留之何用?!

  其他长老连忙劝阻,让弟子把卓飘雨等人带了下去。

  “老曲,不要冲动!此事还需掌门定夺才好,况且卓飘雨的身份你又不是不知道,卓家的实力堪比一个中型门派,得罪太狠也是个麻烦,现在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探查云初玖他们的下落,至于卓飘雨他们,回门派再处置不迟。”

  曲长老喘了口粗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说道:“我们在此再等候一段时间,我相信小九丫头没这么容易就死的,天雷都劈不死的小变态,哪有这么容易就死掉。

  暗风此时都快急疯了!

  他直接找到曲长老问明了事情经过,然后给帝北溟发了传声符,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帝北溟接到暗风的传讯之后,虽然很是焦急,但是一想到云初玖的这几次试炼,心里就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觉,黑东西肯定会没事的!

  或许是哪里出现了偏差,或许她只是被困在了古矿场里面,不过,那个小妖孽在哪里都会生活的如鱼得水,一定会没事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