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边说边开始慢悠悠的脱衣服,垂下的眼睛里闪过狡黠的光芒。我才不信什么闹鬼,诈尸之类的事情,这个人当时一定是处于假死状态,我也是一时大意,当时直接用石头砸破他的脑袋就好了!

  现在怎么办?这个小白脸实力强大到变态,我根本没有能力与他正面抗争,只能见招拆招了。

  帝北溟皱了皱眉,本来他打算直接拍死云初玖的。

  没想到云初玖一直说个不停,从来没有人敢在他身边叽叽喳喳说这么多话,云初玖的表情又丰富多变,帝北溟一愣之下,就没出手。

  云初玖此时已经把自己的那套破衣裳脱完了,只好开始慢悠悠的脱帝北溟的那套衣服,反正里面还有里衣,也不怕走光。

  帝北溟见云初玖不说话了,抬起手,就要杀了云初玖!

  云初玖余光扫见了帝北溟的动作,心里一颤,这个小白脸要下死手了,怎么办?怎么办?

  云初玖情急之下,扑上前,直接抱住了帝北溟的大腿。

  “男神!我知道了,男神你没有死!你一定是来拯救我这个小可怜的。其实,我刚才撒谎了。当初我看见您,就,就一见钟情了!

  我偷您的衣裳,是因为我,我心悦于您!我实在是太爱您了!

  我以为您死了,所以心伤之下,只好偷了您的衣服,用来睹物思人。穿着您的衣服,就好比您一直在我身边。

  呜呜呜,我知道,我这样做是不对的。

  可是,你看在我对您一片爱慕之情的份上,就饶了我吧!

  我那粉嫩的少女心,都是为您燃烧啊!”

  隐在暗处的暗风等人差点笑喷了!这个黑丫头看样子也就不到十岁吧?这也太能编了!还粉嫩的少女心?应该是色心才对!

  帝北溟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以往那些追求者,一个个害羞带怯的,见到帝北溟话都说不利索了,更别提这样直白的示爱了。

  帝北溟在云初玖热烈的表白之下,一时之间,不仅没有注意到云初玖正在抱着自己的大腿,而且还诡异的感到了一丝丝的飘飘然。

  不过,帝北溟一想起云初玖最后揪的那几下,脸色又阴沉了下来,手又抬了起来。

  云初玖为了保命也是豁了出去,这货为了活命,脸皮可以和太阳肩并肩!

  “男神!男神!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爱啊!我对您的魅力实在没有抵抗力,所以,所以,那是情难自禁啊!

  爱是无罪的啊!男神,如果您要杀我,那就杀吧!如果能死在您的手里,我就算变成小鬼,我也会笑开花的!来吧,男神!让你的巴掌来的更猛烈些吧!我死而无憾!”

  云初玖扬起黑漆漆的小脸,偏偏又是一副幸福的表情!只是眼角有一滴泪悄然落下。

  帝北溟不知是被云初玖的话还是那滴眼泪影响了,抬起的手,缓缓放了下来。

  帝北溟皱了皱眉,把这个小东西弄死似乎有些可惜,她说的似乎有些道理,咳,我这么优秀,她爱我没什么错!

  可是如果不把她炼成药,我体内的寒毒怎么办?

  “玲珑赤霞果,那是我用来清理体内寒毒的。”

  听见帝北溟清冽的声音,云初玖不由得暗骂,妈蛋,真是不公平,这小白脸不仅长得好,居然声音也这么好听!

  “可是,可是我已经吃了,也不能吐出来了!”云初玖可怜兮兮的说道。

  “这有何难?把你炼成丹药,一样可以。”帝北溟语气平静的说道,似乎这是个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