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长老皱了皱眉,小九丫头前面说的倒还经得住推敲,后面的怎么听着那么玄乎呢?

  曲长老又问了凤鸣三人,三人自然和云初玖说的一模一样,曲长老虽然还是半信半疑,但也没有继续深问,只要人平安归来比什么都强,至于四人是不是另有机缘,那就不必深究了。

  既然四人已经平安归来,众人就启程返回灵华宗。

  帝北溟虽然最近积压了不少的事情没有处理,但是这么长时间没见云初玖,哪里舍得就这么离开,所以也跟着一起赶回灵华宗。

  不过,云初玖和帝北溟却是单独乘坐帝北溟的飞行灵器。

  “男神,你见到你师父了吗?他怎么说的?”云初玖此时最关心的莫过于丹田之内的怪草了,她现在完全不敢修炼,生怕再次突破之后,那棵怪草会继续生长,危及自己的性命。

  帝北溟神色一顿,低沉的说道:“我把你的情况和师父说了一遍,师父他老人家也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情况,常人丹田之内,就是稍微练功不慎都会造成裂痕,更别说长草了。我师父说,最好是能知道这棵草是从何而来,然后才能有针对性的进行处置。”

  “男神,我听我祖父说,我抓周的时候曾经抓到了一枚黑色光亮的种子,后来抓周结束以后,那颗种子就找不到了,估计当时就跑到我丹田里面了。”云初玖有些失望,她对帝北溟的师父抱着极大的希望,毕竟帝北溟的师父几乎是天元大陆最强的人了,如果连他都没有办法,那就真的没人能将自己丹田之内的怪草除掉了。

  “那颗种子是哪里来的?云家可曾还有一样的种子?”帝北溟焦急的问道。

  云初玖摇了摇头:“只有一颗,祖父说抓周的东西是我娘亲准备的,他也不知道那种子从何而来。”

  帝北溟沉思片刻:“目前来看,只有先找到你养母才行,等回到灵华城之后,我们去见你祖父,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云初玖耷拉个脑袋闷声的答应了一声,帝北溟挑了挑眉,嘴角微微翘起:“黑东西,刚才本尊告诉你的是坏消息,还有一个好消息,你要不要听?”

  云初玖一愣:“还有好消息?当然要听,快告诉我!”

  “我师父虽然暂时没有办法除掉你丹田之内的怪草,但是听我描述完你的发病过程之后,他说你之所以会生机快速的流失,估计是怪草升级需要很多养分。所以下次你在突破之后,如果感觉丹田之内的怪草要升级,就马上吞服大量的丹药和高阶药草,暂时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点了点头,说的似乎有些道理,前提是我得先把怪草镇压住才行,要不然那棵白眼草,没准又会打着鸠占鹊巢的主意!

  能够镇压白眼草的目前只有太虚镜了,我得想办法把天门派的那块太虚镜残片弄到手,太虚镜得到甜头就会帮我镇压白眼草,对,就这么办!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