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东西!你魔障了不成?快醒醒!”帝北溟听见云初玖胡言乱语,更加担忧,连连摇晃云初玖的肩膀。

  云初玖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帝北溟,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又掐了自己胳膊一把,顿时嗷的一声惊叫出声:“小白脸!你个大色狼!你给我滚出去!”

  帝北溟一愣:“黑东西,你没事?你没犯病?”

  云初玖捡起地上的衣服遮在胸前,满脸通红的大骂:“你才犯病了呢!我是睡着了!你个大色狼!滚!”

  帝北溟脸色突然涨红一片,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以为你,你犯病了!我,我这,这就出去!”

  帝北溟慌乱之中,左脚绊右脚竟然摔了个狗啃屎,爬起来之后踉踉跄跄,同手同脚的冲了出去。

  云初玖听见门外传来砰的一声,原来帝北溟慌乱之中再次跌了一跤。

  云初玖脸上羞红一片,虽然这货成天嚷嚷着要怎样怎样,实际上是有色心没色胆的怂包,想起刚才的一幕,简直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这货胡乱的套上衣服,这才发现套的是脏衣服,只好又重新洗了一下,这才换上干净的衣服,躺在床上的时候,小心脏还剧烈的砰砰跳个不停,脸上的红晕半晌没有褪去。

  另一间屋子的帝北溟更是狼狈不堪,摔倒的时候,好巧不巧鼻子撞在了地上,顿时血流如注,好不容易把鼻血止住了,听见云初玖在屋子里面再次洗澡的声音,脑袋里面一遍又一遍的回放刚才的画面,顿时鼻血再次流了出来。

  可怜的帝尊一晚上都在和鼻血作斗争!

  第二天早上,帝北溟颇有些不自在,并没有进屋去找云初玖吃早饭,他实在想不出,如果见了面自己说什么。

  就在帝北溟纠结的时候,门被推开了,云初玖像个没事儿人似的,蹦跶着跑了出来:“男神,我饿了,赶紧开饭吧!”

  帝北溟见云初玖一切如常,这才算自在了些,结结巴巴的解释道:“小九,昨天,昨天我真的以为你出事了,所以,所以……”

  “哎呀!多大点事儿!不必放在心上!反正你早晚是我的人,看就看了!如果你觉得不自在,那你就把衣服脱了,让我看回来就行了!”云初玖色眯眯的说道。

  帝北溟满肚子的不自在顿时就灰飞烟灭了,沉着脸说道:“又在胡说八道!昨天你洗澡怎么还洗睡着了?也不怕着凉。”

  “男神,你是不知道,我在古矿场被那十只独角魔蜥撵的狼狈死了,这冷不丁一放松,不自觉的就睡着了。”云初玖苦着脸说道。

  “嗯,这回有了我师父的办法,你可以继续修炼了,一定不要偷懒。不是每一次都会有那么好的运气,如果不是小黑鼠,你这一次恐怕又要凶多吉少了。”

  云初玖乖乖的点了点头:“男神,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修炼的,我要亲手把苏嫣然那个小婊渣掐死!”

  帝北溟欣慰的点了点头,现在黑东西灵力太低,根本无法进入天元大陆,只有她勤奋修炼,达到灵皇九层巅峰之后才能进入天元大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