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浪不可置信的盯着云初玖,他一直引以为傲的自信彻底崩溃:“我不信!我不信!你会那么好心放过我?你一定是在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那些护卵蜂为何会无缘无故攻击凤鸣师兄?难道不是你在凤鸣师兄的衣服上撒了蚂皇蜂的粉末?!蚂皇蜂是泽兰蜂的死敌,那些护卵蜂就是闻到了蚂皇蜂的气味才会疯狂攻击凤鸣师兄,我说的可对?”云初玖冷笑着说道。

  丁浪颓然的坐在地上,他此时明白自己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自己对云初玖的蔑视、嘲讽、不忿,通通都像是笑话一般,自己看重的东西,在人家看来不过是不上台面的小把戏。

  轩辕掌门等人此时都一脸懵逼的看着侃侃而谈的云初玖,天灵根果然不是人!她不但真的炼制成功了爆灵丹,而且成丹率都是十成,最变态的竟然都是上品,简直太打击人了!

  祁长老想起之前几次自己教云初玖炼丹,她每次都恰好比自己差那么一点点,这小丫头不会是故意的吧?难道是怕我这老头子脸面挂不住,所以故意藏拙的?!

  祁长老此时心情很是复杂,既有对丁浪失望和痛心,又有对云初玖变态天赋的欣赏,还有小丫头带来的感动。

  轩辕掌门见丁浪失魂落魄的瘫坐在那里,对着执法弟子扬了扬手,示意他们将丁浪等人待下去惩治。

  就在这时,卓飘雨醒了过来,她跪爬到袁峰主跟前,痛哭流涕的说道:“师父,我错了!你帮我向掌门求求情,我以后一定痛改前非,如果没有了灵力,我这辈子就废了!”

  袁峰主是又疼又气,叹了口气说道:“飘雨,你不必再说了,你能保住性命已经是掌门格外开恩,速速下去吧!你我的师徒情分就此断绝!”

  卓飘雨又苦苦哀求了半晌,可是袁峰主始终没有松口。

  轩辕掌门示意执法弟子把卓飘雨拖下去,卓飘雨被拖下去之前,恶狠狠的看了云初玖一眼,贱人,我饶不了你!如果不是你,我还是灵华宗的天之骄子,如果不是你,凤鸣师兄就会喜欢我的,云初玖,你今日给我的一切,我来日会加倍奉还给你!

  众人又闲聊了一会,这才各自离去。

  第二天,帝北溟提出要返回天元大陆处理事情,云初玖挥着小手绢依依不舍的给帝北溟送行,特意嘱咐帝北溟生日那天务必要回来,否则跟他没完,帝北溟点头应允,这才离开。

  时间一晃而过,十月初十,也就是帝北溟的生日到了!

  云初玖大清早就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特意到中峰大厨房烤了一个大蛋糕,虽然没有奶油,但是云初玖用一种灵果捣碎之后放在上面,看着和奶油蛋糕也差不太多。

  云初玖做好一切准备之后,就盼着帝北溟的到来。

  可是,直到太阳落山,帝北溟也没有出现,云初玖心想,或许小白脸有事耽搁了,晚上来也是可以的,毕竟月下看美人,也是别有一番情调的。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