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一晚上睡得都不安稳,第二天大清早,就有人在院子外面喊道:“小九师妹!小九师妹!山门外面有人找你,说是很重要的事情!”

  云初玖一愣,跑到院子外面,见外面站着一位男弟子,她好奇的问道:“谁找我啊?”

  “不认识,脸上带着个面具,身上还满是血……”

  男弟子的话还没说完,云初玖坐着菜板子已经朝着灵华宗的山门飞驰而去!原本是帝北溟的暗卫负责保护云家,后来弑杀盟由真帮主接手之后,就不再接暗杀任务,转而接一些护卫任务,所以云初玖就雇佣了弑杀盟的人护卫云家。

  祁长老还没有研制出金面等人的解药,不过那种一月服用一次的解药倒是研制出来了,因此金面经常往来于弑杀盟和灵华城,偶尔就在云家小住。

  算算日子,金面这些天应该是在云家才对,为何会满身是血的来找自己?云初玖的心里就是一沉,手心里不断的冒着冷汗,云家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云初玖出了山门之后,就见金面仰靠在一块石头旁边,身上满是血迹。

  “金面大哥,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云初玖拿出一枚天品凝血丹喂给了金面。

  金面看见云初玖,焦急的说道:“九小姐,云家出事了!昨天夜里来了一群蒙面人,灵力高超,他们见人就杀,整个云府,除了我和云老爷子,全都,全都被杀死了!本来我想护着云老爷子来找你,哪曾想半路上被人把云老爷子劫持了去,他们让我给你送信,否则我肯定也是活不成了!”

  云初玖脑袋嗡的一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颤抖着声音问道:“你说其余的人都死了?春雨死了?季管家也死了?那些跟随你的护卫们也都死了?”

  金面眼圈赤红:“九小姐,是真的,那些人根本不问青红皂白,见人就杀,就连丫鬟仆役也不放过,他们似乎想抓云老爷子做人质,所以云老爷子才保住了性命,否则,恐怕也……”

  “把信给我!”

  云初玖接过金面递过来的信,只见上面写着几行字:云初玖,若是想要救云啸天,你一个人在今晚戌时之前赶到落鹰坡。如果发现你带着别人的话,我就杀了云啸天。

  云初玖脸色苍白,片刻后说小声道:“金面大哥,你到前面拐弯处的岔路口等我一下,我回去取些东西,然后和你会和。”

  金面点了点头,他以为云初玖是求找轩辕掌门求救,心里有些没底,灵华宗向来不管世俗之事,如果是云初玖出了事情,他们肯定会出手相帮,这云家的事,恐怕未必能管啊。

  云初玖一路上心乱如麻,唯一庆幸的是,大伯一家前几天去了大伯娘的娘家探亲,否则,云初玖简直不敢往下想。

  春雨,那个自己穿越以后,蠢萌蠢萌的小丫鬟,还有季管家,每次都一脸惊悚的带着下人帮着自己修门,竟然,竟然就这么死了?

  还有跟随金面大哥的那些护卫,曾经在飞行灵器上和自己玩纸牌,在弑杀盟也是他们在关键时刻帮了自己,竟然也都死了?

  还有祖父,落入了那些歹人之手,定然会受到各种折磨,不管幕后的人是谁,我云初玖哪怕是天涯海角,也要杀了你给死去的人报仇血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