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德君脸上露出绝望的表情,卓家完了!没想到卓家千年的基业竟然毁在了我卓德君的手上,一步错,步步错!

  当初飘雨回来,我就不该由着她的性子胡闹,更不该听信那个人的说辞去招惹云初玖这个恶魔!

  卓德君此时心中不仅恨云初玖,也恨幕后怂恿他的那个人,好,既然如此,我就让你们狗咬狗,我好不了,你们也好不了!

  想到这里,他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个人全程都没有露出真面目,不过他腰间挂有一块玉牌,上面有彼岸花的图案。”

  云初玖一愣,又是彼岸花图案的玉牌?

  云初玖正要再问的时候,卓德君竟然咬破藏在嘴里的毒药自尽了!

  云初玖不由得有些唏嘘,这卓家人还真是一个路数,平时贪生怕死的很,临到头了,反而都选择了自尽,或许是怕受严刑拷打吧。

  此时,卓家的其余人都被五头撼山猛象塌成了肉泥!就连一些房屋也都被移为了平地。

  云初玖把卓飘雨的尸体弄了出来,在她的储物戒指里面搜索了一番,并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云初玖头一次没有什么捡拾储物戒指的心情,将五头撼山猛象收进灵兽袋,对小黑鸟说道:“小黑,烧了这里!”

  小黑鸟干这种活还是游刃有余的,飞在半空中,不停的喷吐火球,卓家顿时变成了一片火海。

  云初玖站在院外看着熊熊燃烧的大火,眼神忽明忽暗,想起云家之前的惨状,再看到卓家此时的残败,忽然觉得一切都如同这大火一般,纵然再灿烂,最后都会归入沉寂,既然如此,苦苦挣扎又有什么意义?!

  帝北溟突然就感觉到了云初玖气息的变化,他转过头,只见云初玖脸上一片死寂,一副无忧无喜的模样。

  “小九,你怎么了?”帝北溟心里突然就有些发慌。

  “你说,活着有什么意思呢?这样打打杀杀是为了什么呢?今天你杀我,明天我杀你,如此循环反复,究竟是为了什么?我累了,我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我不想我的亲人成天活在死亡的阴影之下,我不想我成天活的提心吊胆,担惊受怕,我不想成天揣度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不想再存在这世上!”云初玖突然就像疯癫了一般,对着帝北溟喊了这些话之后,顿时泪如雨下。

  帝北溟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云初玖坐着菜板子,直冲天际,飞也似的离开了。

  帝北溟赶紧驭剑去追,哪曾想,云初玖心神激荡之下,竟然爆发出来前所未有的灵力,帝北溟尽管已经用了全力,还是没能追到云初玖,甚至连云初玖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帝北溟心情很是复杂,有茫然有愧疚,更多的是不知所措,他不知道云初玖为什么会这样?

  这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打打杀杀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修炼本就是逆天而行,谁不是生活在死亡阴影之下?

  为何这些正常不过的事情,会让黑东西有这么大的反应?她平时不是最是开朗吗?为何这次钻了牛角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