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一路疾驰,几只蠢萌急的不行,主人这分明是陷入了心魔,小白脸那个笨蛋竟然不拦着主人,这弄不好就要走火入魔啊!

  云初玖这一路漫无目的的飞奔,直到灵力耗尽,不再驭使菜板子,让菜板子自己慢悠悠的在空中飘荡。

  这两天经历的事情,让云初玖长久以来积攒的郁气全部爆发了出来。她喜欢随意洒脱的生活,最恨被束缚被威胁的日子。

  因此,才会在前一世,使尽万般手段混到顶级特工之后,竟然玩了个金蝉脱壳,准备过无拘无束的散漫日子,哪里想到竟然被雷劈穿越了。

  她在这个世界最快乐的日子,就是在穿越之初,尽管那时灵力最低,尽管小白脸时不时的威胁要她的性命,但那个时候,她不用时时刻刻担心云家人会遭遇不测,不用小心翼翼的揣测小白脸的心思,不用提防同门暗地里的阴谋手段,更不用费尽心思的去猜到底是谁才是幕后黑手。

  云初玖用双手抱住脑袋,无声的哭泣起来。

  在外面笑的最甜的人,往往心里是最苦的,在她跳脱逗比的外表掩盖下,她害怕好不容易得来的亲情和爱情就这么的失去,就像一个个瑰丽的泡泡,一点点外力就会让它们破碎。

  如果这一次,祖父和伯父一家因为我而丧命,我还有什么勇气面对五姐他们,我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世上。

  这一次,侥幸逃过了,以后呢?云初玖,你就不应该有亲人,你就活该孤独到老,你就不该存在这个世界之上!

  云初玖眼睛里一片死寂,是啊,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本来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我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小黑鸟瞪着绿豆眼也哭了起来:“哇——哇,主人,你不要这样,你这样,小爷我好难受。”

  云初玖就像没有听到小黑鸟说话一般,整个人失神的呆坐在那里,双眼无神的看着远方。

  小黑鸟赶紧小声告诉菜板子:“你个傻棍,往前飞什么?还不赶紧往灵华宗飞?!”

  菜板子这才如梦方醒,调转方向往灵华宗的方向飞,云初玖对此毫无反应,任由菜板子载着她返回灵华宗。

  路上遇到了一路追寻痕迹追来的帝北溟,帝北溟见云初玖满面泪水的呆坐在菜板子之上,心里就如刀割一般,他伸手揽过云初玖,云初玖不哭不闹,任由帝北溟将她搂在怀里。

  “小九,你,你究竟是怎么了?你是因为我没有和你一起过生日生气吗?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失约的。

  那天早上起来,我就要过来找你,可是我娘突然就犯病了,我只好陪在她身边。

  到了晚上,我才知道她在装病,她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我参加她办的宴会,我想要离开,我娘就寻死觅活,我只好留了下来。

  第二天,我娘可能是前天晚上受了风寒,竟然真的旧病复发了,我等到她病情好转,就马上来找你了。”

  小黑鸟暗戳戳的想到,该!该死的老妖婆,叫你作妖,真是活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