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华宗众人此时见帝北溟带着云初玖回来了,不由得喜出望外,正要询问事情经过的时候,就发现了云初玖的不对劲儿。

  这小丫头完全没有了平日的活泼劲儿,一脸的死寂,眼神直勾勾的,完全没有焦点。

  “这,帝公子,小九丫头,这是怎么了?”

  帝北溟低沉的说道:“卓飘雨派人杀了云家数人,又挟持了小九的祖父,小九将人救出并且灭了卓家之后,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什么?!

  灵华宗众人震惊不已!

  想要详细再问,看了看帝北溟一脸的肃杀之色,只好把话又咽了回去。

  帝北溟咬了咬牙,把云初玖变成这样之前的话学了一遍,然后问道:“祁长老,你看小九为何变成了这个样子?”

  祁长老探查云初玖的脉搏之后说道:“唉!小九丫头这是陷入了心魔,除了她自己,谁也帮不了她!”

  帝北溟没办法,只好带着云初玖回到云初玖的院子,并且传信给暗风,让他把云啸天带来,看能不能对云初玖走出心魔有效果。

  云啸天身上的伤虽然骇人,但都是皮外伤,服下丹药再经过休息之后,已经好了大半,看见云初玖变成了这个样子,不禁老泪纵横,好好的一个孙女,怎么突然就魔障了?!

  “小九,你是不是觉得是你连累了我们?傻孩子,你怎么会这么想呢?修炼之人本来就是不停的抗争,无论是因为什么带来的磨难,都是变强的必然之路。

  如果没有你,咱们云家还只是蜗居在邺城的井底之蛙,你四哥他们又怎么能进到灵华宗这样的大门派,我们以前简直是想都不敢想啊!

  傻孩子,我们享受你给我们带来荣耀的同时,我们必然要承担相应的风险和责任,我们又怎么会怪你呢?”

  帝北溟在一旁不禁对云啸天肃然起敬,虽然这个老人灵力低微,虽然他和小九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他对小九的关爱甚至比对亲孙女还要多,而且是难得的明事理。

  云初玖听见云啸天的一番话,似乎是有所触动,两行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

  帝北溟心里一松,小九哭了,是不是心结就打开了?

  云啸天也是这么以为的,哪里想到,云初玖虽然不再眼睛发直,但是除了吃饭睡觉,一句话也不说,就像个木偶一般。

  云啸天不好一直留着灵华宗,云府还有一堆善后的事情要处理,只好先行离开,帝北溟让暗风调集了十名长生殿的暗卫保护云府,以免再发生这次的事情。

  帝北溟见云初玖往日灵动的眼神如今变得黯淡无光,心里的悔意蔓延开来,如果不是我考虑不周,撤回了长生殿的暗卫,如果不是我没有信守承诺,黑东西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都是我的错!

  本来,帝北溟觉得自己没有过来和云初玖过生日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一个生日在哪过还不一样?!

  虽然此时,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仅仅就是一个失约就会让云初玖有这么大的反应,但是他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以后哪怕是刀山火海,只要我答应了黑东西,我就一定会做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