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悉心的陪伴照顾云初玖,云啸天和云初舞等人也时常过来探望云初玖,可是云初玖就像没有情绪一般,呆愣的坐在旁边,别提说话了,就是一点表情都没有。

  这天,血无极来了,看到云初玖这个样子,气的大骂帝北溟:“帝北溟!你个负心汉!要不是你小九妹妹会变成这个样子吗?!你个混蛋!”

  帝北溟看见血无极更是眼睛赤红:“血无极,如果不是你挑拨离间,小九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今天就让你长长记性!”

  血无极也不甘示弱:“帝北溟!你这是迁怒!小九妹妹变成这样,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水性杨花,如果不是你招蜂引蝶,小九妹妹会变成这样呆呆傻傻的吗?你个王八蛋!你还打我,我揍死你!”

  两个人都没有使用灵力,你一拳我一脚的厮打在了一起。

  暗卫花花和暗风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觉得自家的主子简直蠢的让人不忍直视!

  半个时辰过后,鼻青脸肿的两个人冷哼一声分开了,血无极边嚎边骂帝北溟:“帝北溟,你就是个白痴!有小九妹妹这么好的姑娘喜欢你,你竟然还参加什么狗屁选妃宴,我呸!那些矫揉造作的蠢货哪里比得上小九妹妹一根汗毛?!呜呜,我可怜的小九妹妹,你怎么就变傻了呢?!小九妹妹,难道你不记得乌鸡哥哥了吗?”

  云初玖依然面无表情的低着头,一副隔绝事外的模样,血无极见此,更加的怨恨帝北溟:“帝北溟,如果小九妹妹一直好不了,我和你没完!我虽然打不过你,但是我能烦死你,你娶一个媳妇我就杀死一个,你让小九妹妹不好过,我就让你一辈子当和尚!”

  暗风和暗卫花花眼角抽搐了一下,血无极(少主)真是画风清奇,想法异于常人!

  帝北溟一把揪住血无极的衣服:“谁说小九好不了?!她会好的!她一定会好的!”

  血无极挣脱开帝北溟的手,冷笑连连:“帝北溟,你口口声声说对小九妹妹好,你的好在哪里?如果你是真的喜欢小九妹妹,为什么不把她的事情告诉你娘?为什么不大大方方的让人知道小九妹妹的存在?为什么偷偷摸摸的就像做贼一般?难道小九妹妹见不得光吗?”

  帝北溟额头上的青筋都崩了起来,一掌把石桌拍成了粉末,怒吼道:“你个蠢货!你知道什么?!你以为我不愿意和小九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吗?”

  “切!说的好听!说一套做一套!我倒要听听堂堂帝尊这是有什么苦衷啊?”血无极嘲讽的说道。

  “小九现在灵力太弱,我又不能时时刻刻在她身边保护她,如果让人知道她的存在,必然会给她带来灾祸。”

  “哼!说到底,还是你惹的桃花债,不就是怕那些小妖精来找小九妹妹的麻烦吗?要是我,我就把她们都弄死,看谁敢欺负小九妹妹!”血无极虽然觉得帝北溟说的有那么几分道理,但还是觉得都是帝北溟的错。

  “你!哼!如果只是她们,本尊又有何惧?!你忘记本尊母亲当年的事情了?如果那里的人知晓了小九的存在,难免再次出手。在青玄大陆,我们的灵力受到压制,他们却不会,如果他们真的动了什么念头,你我联手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他们在天元大陆藏有暗线,却不会将注意力放在青玄大陆这样低等的界面,所以我才不敢把小九的事情公之于众,至少要等到小九的灵力可以去往天元大陆才行。”帝北溟见血无极咄咄相逼,只好将心中的隐忧说了出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