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无极见帝北溟提到当年的事情,神色就黯淡下来,讪讪的说道:“算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你失约就是你的不对!还有卓家那些渣渣,你就应该提前都替小九妹妹解决了!身为男人,就要有男人的担当!”

  暗卫花花瞬间就觉得自家少主高大上起来,没想到从自家少主嘴里也能说出这么正经的话,实在是难得。

  帝北溟看了血无极一眼:“你以为我愿意看着那些渣渣蹦跶吗?不过,小九的修炼速度过快,必须经过实战的历练才行,否则根基容易不稳,造成前功尽弃。如果一点磨炼都不经历,她的道心就会不稳固,修炼容易遇到心魔。有些事情我可以帮她,但是修炼之路,必须她自己走才行。”

  血无极被帝北溟驳斥的哑口无言,愤愤的说道:“好吧,算你说的有那么一点道理,但是,小九妹妹之所以这样,你难逃其咎,要是小九妹妹好不了,我饶不了你!哼!花花,我们走!”

  血无极放下狠话,带着暗卫花花走了,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认同帝北溟的说法,是啊,什么都可以替代,但实战和磨难必须自己去经历,否则很容易被心魔桎梏。

  帝北溟天元大陆也不回了,时时刻刻陪着云初玖,不仅每餐都准备云初玖爱吃的饭菜,还每天晚上唱着催眠曲哄云初玖睡觉。

  每天不停的和云初玖述说两人之间的点点滴滴,甚至还让暗风买来不少的话本,给云初玖一本本的朗读。

  暗风看着自家尊上一脸正义凛然的朗读《我的三千美男后宫》、《满城少年都爱我》、《我的第六十一个男妾》这样的话本,总感觉画风诡异,浑身的起鸡皮疙瘩。

  暗风暗戳戳的腹诽,想当初,九小姐可是被我们尊上折腾的够呛,又是写情书又是保证书的,甚至还得捶肩揉腿的,现在可倒好,报应来了,我们尊上最近可是被九小姐折腾的够呛。

  不是替她挨雷劈,就是九小姐动不动就生死不知了,这次更离奇,竟然就变成小傻子了,我可怜的尊上啊,连这种粗俗的话本都能读出来了,九小姐啊,你就快点好起来吧!

  暗风心里很是不解,虽说九小姐这次遭受的打击有些大,但是九小姐性情坚韧,即便当时有短暂的崩溃,但也不至于这么长时间还缓不过来啊,究竟问题出在哪里了?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云初玖的神识之内,一团紫色的元神缩在角落里面,一动不动,有丝丝缕缕的东西缠绕在云初玖的元神之上。

  偏偏这一切肉眼是看不到的,即便毛线球也没有发现,只是以为主人的元神在休息。

  又是十天过去,云初玖的状况丝毫没有好转,除了每天正常的饮食以外,还要吞服大量的丹药。

  帝北溟渐渐的就觉察出不对劲儿了,黑东西虽说以前也会吞服一些丹药喂丹田之内的怪草,但是不会这么频繁,黑东西这样,会不会又是怪草捣的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