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就有意阻止云初玖吞食丹药,所以禁锢了云初玖的灵力,这样她就无法将储物戒指里面的丹药拿出来。

  果然,云初玖变得焦躁不安起来,不停的摔东西,就如同疯了一般。

  帝北溟见此,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这次小九的异常和丹田里面的怪草脱不了干系。

  帝北溟将自己的猜测用传声符告知了自己的师父,这次运气还算不错,天池老人竟然回复的很及时。

  天池老人说了一堆,大意就是,即便把丹田之内的怪草取出来,也无法让云初玖恢复正常,必须云初玖自己战胜心魔才可以。

  帝北溟听完之后,尽管知道是徒劳,但还是对着云初玖的丹田凶狠的说道:“狗尾巴!如果小九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本尊发誓,无论你躲到哪里,本尊都会让你灰飞烟灭,永世不可超生!”

  暗风觉得如果九小姐再不好起来的话,估计我们尊上就得疯了!丹田之内的怪草只能和九小姐的神识沟通,你嚷嚷的再凶,那棵怪草也是听不见的!

  帝北溟警告完怪草,就再次拿起话本,一本正经的给云初玖朗读话本,他坚信黑东西肯定不会就这么放弃的,他能做的就是等待,黑东西一定会重新好起来的。

  云初玖的元神一直浑浑噩噩的,脑海里面不时的闪过前世在特工组织遭受的严苛训练,云府满地的鲜血和卓家漫天的大火,还有得知帝北溟欺骗她时的委屈和愤怒,总之,她脑海里面充盈的都是负面的情绪,没有一丝欢乐的画面出现。

  怪草很是得意,这一次我不再抽取你身体里面的生机,别人就不会发现是我捣的鬼,我把你的元神控制住,你的身体就永远被我掌控了!

  小样,居然还骂我白眼草!既然如此,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白眼草!反正我也没杀死,我只是用死寂之气缠绕你的元神,你自己冲不出来,还赖我咯?!

  怪草的小动作,虽然没有被毛线球发现,太虚镜却是察觉了,不过太虚镜并没有什么动作,而是准备静观其变,如果小丫头连这点磨难都承受不住,也不配做我太虚镜的主人。

  小小的紫色一团蜷缩在角落里面,慢慢的,脑海里再次浮现那些令云初玖痛苦的回忆的时候,原本的恐惧、悲伤这些负面的情绪不再涌现,她变得越来越平静。

  怪草察觉之后,感觉有些不妙,将那些死寂之气缠绕的更厉害了!果然,云初玖的元神再次被负面情绪所感染,这一次脑海里闪过的不是恐惧和悲伤,而是熊熊的怒火!

  为什么我要受这些苦楚?!

  为什么无论今生还是前世,我都是个被抛弃的孩子,为什么我就没有父母的疼爱,为什么我就没有幸福的童年?!

  为什么老天爷这么不公平的对待我?!

  既然老天如此不公,我的努力和奋斗又有什么意义?!

  无论我如何努力,我都打败不了我的命运,无论我做什么,都改变不了孑然一身的结局,既然如此,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