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的元神进入云初玖的神识之后,马上就发现了角落里蜷缩的小小一团儿紫色元神,小小的一团儿安安静静的躲在那里,帝北溟的心里就是一痛。

  “小九,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小九,你忘记你说的要守护云家的话了吗?你不是答应了你祖父去寻找你养父母吗?你忍心你祖父为了你伤心难过吗?”

  “小九,你是灵华宗的云小祖,是灵华祖师的亲传弟子,你是万里无一的天雷灵根,冰雪聪明,俏皮可爱,你真的舍得放弃这一切?”

  云初玖的元神似乎有所触动,随着帝北溟的述说,一幕幕温馨的画面浮现在她的脑海里面,云啸天对她的疼爱,兄弟姐妹对她的维护,灵华宗众人对她的爱护……

  怪草的叶子气的直哆嗦,妈蛋,这个该死的小白脸是疯了不成?!

  他竟然元神出窍了!

  他难道不知道这是在作死吗?!

  好!你个小白脸既然自己找死,那我就不客气了!免得将来坏我的好事儿,我连你一起收拾了!

  怪草将丝丝缕缕的死寂之气朝着帝北溟的元神缠绕了过去,正在和云初玖说话的帝北溟微微皱了皱眉,露出痛苦的神情。

  怪草很是得意,小样,任凭你再厉害,到了这里都逃不脱我的手掌心,就让你们做一对苦命小鸳鸯吧!哈哈哈!

  咦?

  怪草的笑声戛然而止,因为它发现帝北溟只是微微一顿,然后接着说道:“小九,我相信你,你一定能战胜心魔的,你忘记了?咱们还要一起生小孩呢,你不都已经给他们取好名字了吗?男孩就叫帝易,女孩就叫帝依依,因为这样,他们永远都是第一……”

  怪草气的将云初玖元神上的一部分死寂之气转移到了帝北溟身上,我就不信,我影响不了你,我倒要看看你多能抗!

  帝北溟虽然嘴上一直不停的和云初玖述说,但是脑海里浮现的都是令他永远都愿意想起的往事,帝北溟的神情变得越来越痛苦。

  怪草四片叶子不停的摇摆,心情好的不得了,啦啦啦,马上就要把这个煞星也解决了!以后本草的日子就会更加的滋润了!小白脸,受死吧!

  怪草将更多的死寂之气都转移到了帝北溟的元神之上,得意的看着帝北溟的元神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死寂之气就是勾引出你内心不愿意想起的事情,就是让你的内心被阴暗所充满,如果你就此完蛋,那是你自己战胜不了心魔,怪我咯?

  帝北溟虽然神情极其的痛苦,但他的述说一刻也没有停歇:“小九,你不是最喜欢看那些话本吗?我这些天给你读了很多本,你都没有听见,你难道不觉得很可惜吗?只要你醒过来,我天天给你读话本好不好?”

  “小九,你难道忘记了?你还有一百块极品灵石在我这呢?你就不怕你一直醒不过来,我据为己有吗?”

  “小九,你不是喜欢画,画我的画像吗?如果你醒过来,我就任由你随意的画,好不好?”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