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里紫色的一小团儿颤了颤,显然是听见帝北溟的话有所触动,怪草气的将更多的死寂之气缠绕在了帝北溟的元神之上!

  我就不信,你还能抗多久,任凭你意志再坚定你也抗不过如此多的死寂之气!

  帝北溟的元神开始颤抖起来,内心已经结疤的伤口再次被割的鲜血淋漓,他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坚持住,如果放弃了,黑东西就真的再也醒不过来了。

  怪草气的直哆嗦,这个小白脸难道不是人吗?这么多死寂之气的缠绕之下,竟然还能巴拉巴拉在那说些屁话,真是可恶!

  “小九,我之前不是有意失约,是因为我娘装病骗了我,后来没有来,也是因为她真的旧疾复发。小九,你相信我,在我心里,只有你,我帝北溟可以对天发誓,无论何时何地,无论生老病死,我永远只爱云初玖一个人,如违此誓,让我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角落里面的一小团陡然爆发出耀眼的紫色光芒,不仅云初玖元神上的死寂之气完全消失,就连帝北溟元神上面的死寂之气也全都化成了虚无!

  那小团儿紫色带着欢喜,蹦跶到了帝北溟身边,在帝北溟身上蹭啊蹭,一副赖皮的小模样。

  帝北溟心里狂喜,颤抖着声音问道:“小九,你,你醒了是吗?”

  那小团儿紫色颤了颤,帝北溟不敢用力,将那小团儿紫色搂在怀里,无声的哭泣起来,小九,你回来了,真好!

  怪草讪讪的看着拥抱在一起的两团儿,气的叶子直抽抽,前功尽弃了!我好不容易从幽冥水里面提炼出来的死寂之气损失了一大半儿!

  这个臭丫头元神之内竟然也有雷电之力,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还有那个小白脸,心智坚定的简直不是人!这么多死寂之气缠绕竟然还能保持清醒!

  我的命好苦啊!我为什么遇到了两个变态啊!

  完了,这下子,这两个变态还不一定怎么收拾我呢?!哼,反正我占据着地利,我就不信臭丫头不要丹田了!

  帝北溟对着那小团儿紫色说道:“小九,我先回到自己身体里面去,然后咱们再说话,好不好?”

  那小团儿紫色依依不舍的颤了颤,帝北溟的元神这才从云初玖的眉间飞出来,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之内。

  暗风见帝北溟的元神安然无恙的出来了,激动的差点跪在地上,苍天啊,大地啊,真是老天保佑啊,我们尊上没事,真是太好了!

  一刻钟过后,帝北溟睁开了眼睛,急忙看向对面的云初玖,只见云初玖眉眼弯弯的看着自己,眼睛里不再是一片死寂,仿佛一泓泉水,清亮而灵动。

  帝北溟的眼圈不由得一红,原来不是幻觉,原来不是做梦,黑东西真的回来了!

  帝北溟激动过后就有些纳闷,黑东西怎么一动不动呢?好半晌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自己防止怪草控制云初玖的身体乱跑,不仅禁锢了云初玖的灵力,连身体也禁锢了,赶紧把禁锢解开。

  云初玖一恢复自由,猛的就把帝北溟扑倒在了地上:“男神,来,香一个!”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